第3215章 夕阳渐晚,命运殊途

闻修永护住自己小娇妻,看向停尸房里的场景,唇角勾了勾,倒是丝毫不惧,“看来萧总给我们找了个好地方,这种地方,他们的人找不来,我很放心。”

厉萧寒冲他点点头,又扫了眼他身后的辛芸。

闻修永看到辛芸脸上的恐惧,失笑,看向厉萧寒,“没事,有我在,她不会怕。”

厉萧寒折身离开。

莫景桓冲闻修永和辛芸一笑,“那闻四少,辛芸小姐,将来有缘再会。”

“再会,莫特助。”闻修永点头。

莫景桓转身,疾步跟随厉萧寒离去。

两人一离开,立刻有保镖进来,站在房间各处,警惕的守在这里。

毕竟,只要人还在上津,就有危险。

房间里,闻修永失笑的哄着辛芸,“别怕,就住一晚上,明天我们就走。”

辛芸噘嘴,“我这辈子,第一次住这种地方,太可怕了,修永,你们男人脑回路到底怎么长的,这种地方能住人吗?”

闻修永慨然一笑,“傻瓜,活命要紧还是住的地方要紧,”他声音沉下去,“在离开上津之前,这种地方很安全,不是么?”

辛芸伸手抱住他,埋头进他的怀里。

闻修永含笑搂住她,拍了拍她肩膀,“芸儿,我们一家人,平平安安在一起,是最好的。”

劫后余生,幸好。

与此同时,上津城的一郊区大道上,一场车祸烧死了个人,尸体被送到了一直在寻找车祸尸体的慕容三少的属下手里。

低调奢华的车子绕到了萧氏集团楼下,伪装成下班的情形,又行驶到萧宅别墅去。

厉萧寒进门,将风衣抛给佣人,阔步上楼。

单手解开衬衣三颗纽扣,露出精致的锁骨和些许蜜色的胸肌,厉萧寒沉沉呼吸一口气,站在主卧门口,顿了一下步伐,微凝肃眸子,他脸上所有的轻松惬意全部消失,拢上严肃沉重的面具,沉沉的眼眸里晦暗深沉。

他推门进去。

正靠在床头,微阖着眸子,等待消息的安婉瞬间睁开眼,一把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下来,扑近厉萧寒,紧紧拽着他手臂,“人呢?辛芸人呢,还有她丈夫人呢?”

她不住往他身后瞧,却没看到别的人。

安婉霍然一怔,长睫颤抖着,缓缓抬起眸子,难以置信望向厉萧寒。

咬着直颤的唇瓣,安婉眼眶缓缓泛起红色,眼珠都涌上猩红,她松了拽着他手臂的手,踉跄后退。

“婉婉!”厉萧寒低呼一声,忙伸手去扶她。

安婉却摆手,避开了他,抵着床尾,摇摇欲坠似的,她狠狠压下心里的惊惶,抬起眸子,一双漂亮诱惑的眼睛却带着痛苦,“厉萧寒,我是不是还没有睡醒?”

她精神状态有些不好,分明醒了,却犹在梦中一样的惘然。

厉萧寒心里一痛,立刻上前,扣住她后脑勺,一把按进怀里,温柔的抚着她秀发,“婉婉,我在这。”

安婉崩溃不已,靠在他怀里,手指紧紧揪着他身前衬衣,“告诉我,他们到底怎么样,不管什么情况,求你告诉我,厉萧寒!”

厉萧寒看着她抬起的眸子里晦暗的恨意,心中沉痛,薄唇抿了下,缓缓吐出几个字。

“婉婉,对不起。”

安婉所有希望瞬间化为齑粉。

眼角怔怔的坠下泪来,“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变成这样。”

“婉婉,是我没有保护好他们,你生气,就怪到我的身上,”厉萧寒拥住她,“婉婉,上津城水很深,稍不小心就会丧命,这一次是我失策了,你怪我吧。”

安婉沉沉阖着眸子,半晌才有气无力,虚弱道,“你出去吧。”

“婉婉?”厉萧寒声音微沉。

安婉摇摇头,手抵着他胸膛,从他怀里出来,沉重难受的推开他,“你出去,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厉萧寒温柔哄道,“我在房间陪着你,我不打扰你……”

“你出去!”安婉再也控制不住崩溃的情绪,低哑嘶吼出声。

痛苦和懊悔从她眼角漫溢出来,她咬着牙,娇媚小脸有些扭曲,看着极其可怜,“我恨,为什么我之前抱着不插手的心思,觉得辛芸不会出事,为什么这次我明明意识到事情多么严重,辛芸和她丈夫裹进了怎样危险的局势中,却还以为有你在,他们能平安离开上津,我也恨,恨慕容子瑜,为什么……他为什么要下那样的命令,他不是不爱上津的权势,宁愿不要慕容三少的身份也愿意和我回南城的么,为什么要这样安排,为什么锋芒毕露,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为什么我好像从来就没看清楚过。”

安婉絮语着,咬唇带着晦暗的恨意说着。

厉萧寒凝视她的目光高深莫测的幽深,幽暗的眸子拢上些许轻雾一样的色泽。

“为什么,为什么这一切要眼睁睁的出现在我的眼前,难道我天生就是个不幸的人么,就算活了一世,就算再活一世,我身边的人仍然逃不脱厄运,死的死,出事的出事,我想要的平静安宁的生活,我想要的爱情,我的第一个孩子……”安婉跌跌撞撞的往阳台走,手扶着墙壁,仰头看向天边微暗下来的云霞,晚霞弥漫,在她眼里却染上绝望的色泽。

“呵,夕阳渐晚,命运殊途。”安婉低喃一声,忽然高仰起头,整个人往后倒去。

“安婉!”

厉萧寒疾步奔上去,在最后一刻用自己身体垫在她身下,忙把她搂入怀中。

安婉在他怀里,晕厥了过去。

厉萧寒揽着她身体的手微颤,眼眸沉沉落在她脸上,然后用力的往怀里带,将她紧紧扣入怀中,想对待自己的珍宝。

对不起,婉婉,我第一次骗你,也绝对是最后一次。

我没办法不让自己嫉妒心作祟,我得保证你永远是我的,哪怕使用一点手段欺骗你。

晕厥是因为情绪起伏过大,医生诊断后,得出结论,“萧总,尽量让病人心情保持平静,切勿大悲大喜。”

厉萧寒偏头看向躺在床上的安婉,她还没有醒来,脸色略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