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3章 性命攸关

王潇潇憋了一口气,忍了忍,还是听了云栽的话。

若是今天来的人只有她一个,那她肯定不会管这么多了,直接就会跟这群没用的老东西骂起来。

可今天,她是跟在云栽的后面来的。

她的一言一行,多少也会影响到云栽。

要是她跟这群老东西吵起来,闹大了,回家顶多是被父亲给责骂一句。可云栽那边,就不一样了。

皇室的关系比较复杂,明明是一件小事,到了皇室里面,也会无限放大。

憋住气,王潇潇拉着云栽一起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她还不忘记吐槽道:“其实我说的一点都没有错,那群老东西还会什么,就连一个人都找不到。这要是在我家的话,非要被我爹给骂死。”

一边说着,王潇潇一边拉着云栽走了。

看着两人的背影,听着王潇潇吐槽的那些话,几个导师差点没有被气死过去。

“真是,真是太粗俗了,这是谁家的女儿,怎么这么粗俗?竟然还把我们比作那些家丁?实在是……气煞老夫!”

背后,一道声音凉凉的响了起来:“倒也不是谁家的女儿,你们肯定听过的,王家的独女,王潇潇。”

听见这句话,众位导师顿时沉默了。

方才说出来的话,好像是放屁一般。

王家,富可敌国。

王家的人虽然修为不是很高,可奈何他们一个个都是有钱人,聘请了很多的高手做护卫。

难怪,那小姑娘的口气竟然这么大,原来是王家的独女王潇潇。

听说,那王家主就这么一个女儿。王家主当年和妻子十分的恩爱,只是妻子因为难产去世了,留下了这一个女儿之后,王家主简直是将这个女儿当做是眼珠子一样疼爱。

而且,王家的人还极为的护短。

他们都是商人发家,根本就不看重什么面子不面子的,只看重利益。而在王潇潇的面前,利益也要滚边。

不管王潇潇在外面犯了什么错,王家主都能够替她善后。

刚刚,要是真的闹起来,吃亏的是谁,还不一定呢。

此时,一个导师忽然想到了最关键的事情。

“这个追玥到底是什么来头啊?不仅天赋过人,还有神兽做契约兽。而且还认识公主,眼下就连王家也和他交好……这……”

这几样随便拿出来一样,说出去都要吓死人吧。

可偏偏这些条件都集中在了一个人的身上,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别说是你不敢相信了,就连我也是不敢相信的。”

灰帽子导师道:“唉,不管怎么样,现在我只希望我的徒弟能够平安回来。”

此时,赤已经带着涂新月飞身进了密林之中。

在帝都之中,赤的体型太大了,若是在空中盘旋的话,一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力的。

主人现在的情况很不好,若是引来的敌人,那么,事情将会变得很糟糕。

所以,赤想来想去,还是将涂新月给带到了森林里面。

只要在森林里面,赤还是能够做主的。

不说别的,他是神兽,进了森林之后,周围的灵兽不敢来侵犯。除非是上古超神兽。可超神兽又不是大白菜,怎么可能到处都有。

虫宝这个超神兽,已经是千百年难道遇见一回的了。

进了密林之后,赤找了一个山洞,将涂新月给放在了里面,顺便通知了苏子杭。

看涂新月脸色苍白,赤不由道:“主人,我们要不要进灵泉空间?”

他有点犹豫,涂新月眼下随时都会昏迷过去。若是真的进了灵泉空间,不一定能够出的来。到时候,在灵泉空间里面,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那岂不是……

正想着,涂新月已经虚弱的道:“我肚子里面的孩子,应该是要出来了……”

“什么?”

听见这话,赤更加慌了。

想他堂堂神兽,也没有这么慌乱的时候。

“主人,你是说,小主人要出来了?”

“不错。”

涂新月点了点头,她已经不是第一次生孩子了。之前也生过实哥儿,也是在意外的情况之下,忽然生产的。

如今这般情况,她实在是太了解了。

只是,当初实哥儿不是早产,这个孩子,却是早产。

涂新月想不通,自己明明已经很仔细很注意了,为什么这个孩子还是会提前早产。

而且,这之前一点征兆都没有。

“主人,现在应该怎么办?”

涂新月正想着,思绪已经被赤给唤了回来。

赤说的没错,现在不是思考那么多的时候。

此时此刻,最应该想的,是如何将孩子给平安生下来。

涂新月闪身进了灵泉空间里面,到了灵泉空间之中,周围的灵气十分的充沛,涂新月一下子就觉得自己舒服了很多。

看来,这肚子里面的孩子,也是能够感觉到灵气的。

走到灵泉池水边上,涂新月幻化出了一张床,躺了上去。

上去之后,她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都快要消散了。

这灵泉里面只有她一个人,也就意味着,她要自己给自己接生。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

此时,苏子杭正在醉壶楼之中。

这一天,他都心神不宁的。

明明周围事情都很顺利,可也不知道为何,总觉得眼皮子一直在跳,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可到底有什么事情,苏子杭也不知道。

他整个人都陷入了迷惑之中。

就在苏子杭以为是自己多心的时候,忽然收到了赤的求助。

当初,苏子杭不放心涂新月一个人在冰原森林上面行走,所以在赤的身上放了一枚令牌。若是遇见了什么事情,就让赤用令牌寻找自己。

这些日子以来,赤也很懂事、

看见令牌亮起来的那一瞬间,苏子杭的脸色立马就变了。

按照赤过去的作风,如果不是要紧的事情,赤是不会来找自己的。可眼下,他已经将令牌给拿了出来,来呼唤自己,那想必,是涂新月出了大事了!

苏子杭顾不了那么多,也不敢去想,在卡帝亚里面为何会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