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宠上瘾

“澈儿,睡了吗?”蔡玉瑶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不好!是外婆!”林澈猛地睁开眼一跃而起:“你快走!被外婆看到你在我房里就糟了!”

“看到就看到,反正我也不想瞒着。”林越之丝毫没有危机感。

林澈急的团团转,直接把他推到窗边:“这么晚了你在我房里不合适!”

“要我走可以,除非……”林越之指了指自己的脸颊,林澈想也不想,飞速在上面印上香吻。

“这次就饶了你。”林越之心满意足,打开窗户消失在夜色中。

林澈关上窗的同时,房门被推开。

“果然还没睡呀。”蔡玉瑶没察觉到房间中弥漫的冷空气,可林澈心里捏着一把冷汗,生怕蔡玉瑶察觉到什么。

“怎么站在窗边?哎呀,现在天那么冷怎么连拖鞋都没穿?”

“我……刚才觉得热,所以想下床走走,连我自己都没注意到没穿拖鞋……”

“热的话就开点窗透透气吧。”

眼看小老太想打开窗户,林澈连忙挡在面前:“我现在……好像又不觉得热了……”

“你这孩子,一会冷一会热,是不是生病了?”

“外婆,澈儿不是生病,是认床。”

蔡玉瑶的话音还没落下,门口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林澈表情一下子亮了:“大哥!”

林越之假装刚刚到家,扫了眼卧室,似笑非笑说道:“澈儿,如果睡不着就到大哥房间来,大哥陪你睡。”

“你这孩子,小澈都已经十八岁了,怎么还能跟你一块睡?你以为你们还是小孩子吗?胡闹!”听了这话,蔡玉瑶半责备半开玩笑说道。

“是啊是啊,大哥你就不要开玩笑了。”林澈连忙干笑着附和。

林越之一脸可惜:“真的不要?我本来还打算今晚陪你一起睡觉的。”

“咳!”林澈闻言,口水直接呛在气管里!

没奸情都要被他说出奸情来了啊!

小妮子看似冷淡,其实脸皮薄的很,他很想再逗逗她,但又舍不得。

“好了,不逗你了,我的房间就在隔壁,要真不习惯,大哥的卧室随时欢迎你。”

“那还真谢谢你了大哥!”

蔡玉瑶见两个孩子那么相亲相爱,别提心里多开心了。

“外婆,时间晚了,你再不回房,外公就要吃醋咯。”林越之提醒,小老太脸红了红,叮嘱了两句林澈便回房去了,林澈连忙把门关上,又检查了一遍窗子,确定全都锁好后才回到床上。

林越之一推开门,便闻到一股烟草味。

“什么时候回来的?”他边脱外套边问靠在窗边抽烟的叶梢。

叶梢笑了笑,刚毅俊朗的五官难掩军人铁血的气息,他这个表哥难得回家,再忙他也得回家一趟不是?没想到竟然能看到这么一出好戏。

“你爬隔壁窗户的时候。”

林越之顿了下,随即也笑了起来。

“那么稀罕?连大晚上分开几个小时都舍不得?”叶梢问。

“的确舍不得。”林越之大大方方的承认,忽然想到什么,咧嘴一笑:“宠一个人会上瘾。”

“你这哪儿是上瘾啊?根本就是中毒。要不要我找几条缉毒犬帮你闻闻,准没错。”叶梢说着掐灭香烟直接丢出窗外。

林越之笑而不语,就算中毒他也心甘情愿。

“是特别听话还是特别漂亮?”林梢又问,他今天回来晚了,没见到人。

林越之想了想,道:“脾气不小,别说听话,能不给脸色我就要谢天谢地了,就算表面上不跟我呛,暗地里不知道把我骂成什么样。”

“这样还稀罕?你这是自己找虐吧?”

“我就是稀罕她这样,有棱有角的才能让我牢牢抓在手心。”

“呵呵,你的口味还真重!”

林越之拍了拍叶梢肩膀,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等你遇到了,就懂了。”说着把叶梢推出房门,“我要睡了,拜!”

一夜秋雨,晨起依旧是个好天气,隔着玻璃都能听到叽叽喳喳的小鸟叫。

林澈闭着眼,在被窝里伸了个懒腰。

她的作息很有规律,每次在手机闹铃响起前就醒了。

像往常一样,她伸出手去拿手机,忽然察觉到什么,猛地睁开眼往床头柜看去。

怎么会有糖人?!

她懵了,脑子乱糟糟的,惊讶的看着从天而降的那只糖儿。

糖人是个鹅蛋脸的小姑娘,一头长发,仔细看竟然和她有几分相似。

不信这个邪,她揉了揉眼睛再看,还真越看越像!

这小糖儿可是林大少赶走叶梢后花了六个小时吹成的,吹了融,融了再吹,反反复复不知道重复了几百遍,看得眼睛酸了,吹得嘴也麻了,终于吹出一个觉得满意的糖人,趁着她还在睡觉,悄悄把糖人插在了她的床头柜上。

心里某个角落狠狠一软,拿起糖人,放嘴里嘎嘣嘎嘣一通乱嚼,这绝对是她吃过的最甜的糖!

……

餐厅,除了林越之外所有人都已经坐在餐桌旁。

“小澈,昨晚睡的好吗?”

林澈对蔡玉瑶笑道:“我睡得很好,外婆。”

“睡得好就放心了。对了,小梢不是回来了吗?怎么没看到他?还有今天越之怎么也不下来用早餐?”

“我去看看。”叶峰说着作势起身,林澈忙站起来,动作幅度之大把蔡玉瑶都吓了一跳:“我去叫吧!”

说完匆匆上楼。

她先轻轻敲了敲门,等了一会没动静,只能推开门。

厚重的窗帘被拉的严丝合缝,一点光都透不进来,借着小夜灯微弱的光,只见林越之和衣躺在床上,床头柜上还放着融糖的小锅子,锅子里剩了不少糖,她挖了一块,糖带着温度还是软的,和她床头柜上的小糖儿一个味儿,直接甜到了她心里。

吹糖人是门手艺活,就算专心学几个月也不一定能学会,而他竟然只用一个晚上。

其实连她自己都忘了糖人的事,可是他却记在心里。

“哥……”为什么对她那么好呢?好到连他的坏她都快不记得了……

感动的走近,发现林越之连被子都没盖,她犹豫了下弯下腰,刚想去拿被子,忽的被一道力量猛地往下拉,紧接着撞到他坚硬的胸膛上。

“别动。”

他闭着眼,嘴角勾着一抹满足的笑,摸了摸她的脑袋,然后把脸埋在她的发丝中深深一吸。

“哥……”她的脸一下子红了。

“叫我名字。”

“林越之……”

“只叫后面两个字。”

这……好像不太好吧?

“嗯?”林越之好半天没听到想要的回答,环在她腰间上手臂下意识用力。

他真的很累,眼睛下残留着淡淡的青色,声音慵懒带着一丝疲惫:“我想听你叫我名字。”

“……越之。”

乖。

林越之满足的叹了口气。

楼下,众人等了一会不见有人下楼,蔡玉瑶奇怪道:“怎么连小澈都不下来了?峰儿,还是你上去看一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