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相亲

噗!林澈差点把咖啡喷在姜宣脸上。

宁瑜尴尬的笑,好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连服务生把咖啡端上来了也忘了说谢谢。

“你哥……是来相亲的?”姜宣终于明白什么。

“别说话!求你了!千万别让他发现我们在这里!”

姜宣无语,他是来告白的,怎么就成了变相偷窥?再看林澈紧张的样子,哪是来约会的?说监视还差不多!

“林先生……太会开玩笑了……”宁瑜尴尬的不得了:“你……什么时候有孩子了?”

而且竟然已经十岁了!她才二十五岁,不想一结婚就当后妈啊!而且对方都已经十岁了,就算要管教也很难了!可……林越之的条件实在太好了,她又不想放弃……

“我家孩子已经十八岁了。”

“……”宁瑜彻底无语,快速在心里算了下林越之的年龄,不由松了口气。

“林先生,我差点就当真了……”

林越之以实际行动告诉宁瑜,他没开玩笑。

两步走到林澈她们那一桌,她像只鸵鸟般低着头,鼻尖都快碰到咖啡,她看到一双被擦得皮鞋,接着手腕被握住,整个人直接被林越之拉了起来。

“大哥……”

“真巧。”林越之笑的格外和煦,丝毫看不出一点怒气,带着林澈直接回到座位。

“这位是……?”宁瑜不解的看向林澈。

林越之宠溺的摸了摸林澈的头发说:“我婚前最重要的大件动产,先拉给你过目。”

“……”

“……”

“……”

林澈、宁瑜、姜宣同时哽噎,只有林越之依旧在笑。

林澈第一个反应过来,尴尬解释:“这……这位小姐,你千万别误会,我、我是他的妹妹……他说的带孩子……其实说的是我……我、我保证我哥现在没有女朋友……真的!”

最后的点头再次给了宁瑜希望,其实林澈根本不知道在说什么,知道林越之来相亲,一方面她心里沉甸甸的隐隐觉得难受,一方面又想到他的许愿苹果,觉得不应该破坏这场相亲。

“原来是这样啊……妹妹……呵呵……妹妹……”宁瑜瞬间觉得雨过天晴,林越之却眯着眼对林澈暗暗磨了磨牙。

“姐姐真漂亮,身材又那么好,是大哥的好朋友吗?”林澈继续不知所云。

宁瑜顿时笑的合不拢嘴:“林先生,你妹妹的嘴可真甜啊!”

“我说的都是实话……”能放我走了吗?她用眼神向林越之询问。

想走?没那么容易。

这时姜宣走过来打招呼,本想把林澈带走,但看林越之一副不肯放人的架势,就干脆厚着脸皮也坐了下来。

小东西,竟然趁我不在偷偷和姜宣约会?

林越之暗暗不爽。

“正好肚子饿了,林大哥,我们叫点东西吃吧?”姜宣想化解一下尴尬的气氛。

“好啊好啊!叫东西吃!”

四份七分熟的雪花牛排被陆续端上桌,林澈清了下喉咙拿起刀叉,慢条斯理的开始切牛排。

那她那装模作样的样子,林越之顿时心里就像打翻了大醋缸,酸的都快冒泡了!

“妹妹,你现在吃的是牛排,不是生鱼片。”他坏坏提醒。

她尴尬的把薄薄的一片牛肉放入口中,强打精神尴尬的笑道:“吃牛排……本来就是要这么吃的嘛……”

我这么做是为了谁?还不是想给你撑面子么!

“可能是牛排太老,我来帮你切吧。”姜宣说着去拿林澈的盘子。

“不劳姜少,我来就行了。”林越之摁住盘子,硬是把盘子拿到自己面前。

这顿饭吃的林澈都快胃抽筋了,本来以她的胃口别说一块牛排,就是再加一块也吃的下,但此刻,她真的没什么胃口。

“怎么不吃了?”林越之挑眉,以为林澈是故意在姜宣面前装斯文呢,顿时觉得不舒服。

“你平时不是最喜欢用面包沾牛排酱吃的吗?直到这盘子被抹的一干二净都能直接拿给下一桌客人上菜。”

林澈的笑容快挂不住了,咬牙切齿看向林越之:“大哥……我有吗?”

“没有吗?”林越之挑眉。

两人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她好不容易为他着想一会,他还一个劲给她拆台,算什么意思?

“额……有点口渴,不如叫点喝的……?”宁瑜尴尬的说。

“好啊。”林越之招了招手,服务生立刻拿来酒水单。他扫了眼温怒的林澈,接着又看了看脸色沉沉的姜宣,漫不经心问服务生:“你们这里最贵的是什么酒?”

服务生连忙翻到酒水单的最后一页:“拉土酒庄的赤珠霞。”

“几几年的?”

“2000年。”

“开一瓶,另外拿一瓶可乐过来,比起昂贵的葡萄酒,我妹妹更适合喝可乐。”

“林大哥!”

姜宣忍无可忍,砰的一声放下手中的刀叉,“请你尊重一下林澈!”

林越之纹丝未变,不紧不慢说道:“我已经很尊重她了,我妹妹从小粗养惯了,没有那么多千金大小姐的毛病,如果姜少看不惯,门就在那里,请便!”

姜宣黑沉着脸站起来,怒气冲冲。

“学长!”林澈连忙拉住姜宣,怕他忍不住和林越之打起来,如果两人真打起来,姜宣根本不是林越之的对手。

“澈,我们走!”

“可是……”林澈有点为难。

“难道你还要留在这里让他羞辱吗?如果他真的在乎你,就不会这样羞辱你!我现在就带你走!从今以后,由我来保护你!”

“姜少,你这话说得太早了吧?你凭什么保护她?”

“就凭我喜欢她!”

“你一年前不也喜欢她吗?当时你做了什么?”林越之讪笑一声,顿时姜宣脸色涨的绯红。

“你根本没有能力保护她,就算你现在把她带走,姜家也不敢承认她。姜少,你现在还太嫩,什么时候真的有能力了再到我面前说这个话吧!今天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林越之傲慢的态度如一把锋利的刀狠狠刺在姜宣的自尊心上,被当众羞辱的姜宣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哥。”陷入沉默的林澈缓缓站起来,“我和朋友吃饱了,不妨碍你和未来嫂子,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