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保护你

“这怎么可以?做错事的人是我,是我该罚才对……”

“你是应该好好罚,我就罚你去房间睡觉,其他的就什么都不要管了,嗯?”

“哥!”

“好了,这件事就别跟我争了,时间不早了,先去写作业吧。”

她只是一时冲动,完全没想到后果,早知道会连累他,她说什么都不会这么做了!

她的眼眶一下子红了,揪着他的衣角很想把理由告诉他,可是到最后,她还是什么都没说。

“傻丫头,就算你不说,我也猜到了大概,我这么做不单单是为了你,还为了给爷爷一个交代,懂吗?好了,别再多想了,去书房吧。”

月行半空,深秋的夜格外冷。

她悄悄来到祠堂门口,犹豫了很久轻轻推开门。

烛光摇曳中,林越之跪在祠堂的草蒲团上,如水般平静的面容在看到林澈那一刻刹变得鲜活。

她轻轻走过去,挨着他跪下,轻轻捏住他那宽大的手掌。

“你替我罚,我陪你跪,好不好?”她低着小脑袋轻声说。

清冷的目光变得柔软,仿佛有一股暖流注入到林越之坚硬的心口。

许久之后,他轻轻说了个好,长长的尾音渗透到了她心里,她忍不住无声笑了下。

两道影子被烛光拉长融合在一起,分不清你我。

夜深了,睡意来袭,不知不觉林澈靠着林越之的肩头睡着了。

习惯了他的体温和怀抱,睡着之后凭本能往他怀里钻,找到舒服的姿势后忍不住砸了砸嘴,样子可爱极了。

“吃什么呢?”

他凑到她耳边小声问。

“嗯……猪耳朵……”

“好吃吗?”

她砸了下嘴,嘿嘿一笑:“好吃……”

“那你喜欢不喜欢我?”

“……”她眉头微微拱起,仿佛正在思考。许久之后,就在林越之都快以为她真的睡着时,她轻轻地说:喜欢……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他忽然想到什么,笑得像只偷腥的猫。

“叫老公。”

“老公。”

“再一声。”

“老公。”

咳!

就在林越之脸上笑得都快开出一朵话来时,忽然有人冷不丁轻咳一声。

“爷爷?”看到林学昌站在门口,脸上的笑容顿时如潮水般退去。

“爷爷,你怎么来了?”他恢复如常。

林学昌扫了眼熟睡中的林澈,哼了声,不满说:“这丫头就是被你宠坏了,在学校才会无法无天!”

“爷爷,我想怎么宠老婆和你有关系吗?如果你长夜漫漫太无聊,我不介意你找个傍家儿,你想怎么宠我都不会有意见。”

林学昌老脸一沉,刚想怒斥,被林越之打断:“爷爷,我老婆睡着了,还请你说话轻一点。”

“老婆老婆老婆!别忘了我的要求!要是你们的关系被捅到媒体面前,这辈子你都别想和她在一起!别说我不答应你们,你外公外婆那里你也别想好过!”

“爷爷,你大半夜不会跑来只想和我聊这些东西吧?”林越之的脸沉了下来,因为怕吵醒林澈,他把声音压得很低,隐隐带着不悦。

“学校……”

“我现在是学校的校董,我想怎么处理都是我的事。刘管事!时间晚了,请老爷子回去吧!”老爷子还没说完,便被林越之强势打断。

一直候在外面的刘管事轻声道:“老爷子请吧。”

“混小子!”林学昌气得胸口上下起伏,见林越之不为所动,气得用拐杖猛砸了下地板转身离开。

“老爷子,儿孙自有儿孙福啊,您老还是放宽心吧。”

“老刘,你给我看着这小子!”

“您就放心吧。”

刘管事边安慰边把林学昌往门口送。

被拐杖声吵醒的林澈微微张开眼,娇憨可爱的样子像极了名贵的波斯猫。

“睡吧,睡吧,我在这里。”林越之轻轻在她耳边呢喃。

他心满意足的抱着她,面对一屋子长辈的排位,笑容久久不散。

爸爸妈妈,这就是我的老婆。

我林越之的老婆。

翌日清晨,两人一起从祠堂出来,准备回房间洗漱,忽然,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把两人叫住。

“爷爷?”看到坐在餐桌主位上的老爷子,林澈暗暗吃了一惊。

“爷爷,你昨晚一直在这里吗?”林越之眉头微微拢起暗藏不悦。

“我回去了又来了,不可以吗?我想和自己的孙子一起吃早饭不可以吗?”说着,他看向林澈:“林小姐,我今天为什么来你心里应该很清楚吧?”

肯定是为了考试的事。

“现在因为你,七个老师联名向校长告状,此事从本校创始以来前所未有的,现在这七个老师说了,如果不严肃处理,他们就集体辞职。”

“爷爷!我愿意接受惩罚,无论怎么样都可以!”只要不连累林越之就行了。

“臭小子,听到了吧?这件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要不然……”

“要不然怎么样?”林越之黑眸猛地一眯,不顾林学昌的不悦,把她的手紧紧攥在手里。

“要走就走,他们想辞职,我林越之绝对不留!只要我还坐在校董这个位子上,不要说校长,就算是爷爷你也别想动一下澈儿!”

“哥!”

“臭小子!就算你想偏袒这丫头,也要看看事情!万一这件事传出去……”

“放心吧爷爷,我既然敢做就敢不让任何人开口。”

“你!哎!”老爷子重重叹了口气,“只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又不会掉块肉!就算这丫头真的被处分了又怎么样?有我们林家给她撑腰,哪所大学敢用有色眼光看她?”

“是,有我们林家在,他们的确不敢当面怎么样,但是背地里呢?谁能保证?”

“那现在呢?你堵上那七个老师的嘴,他们会怎么说你?”

林越之闻言,毫不在乎耸肩:“他们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我不在乎。”

“哥……”林澈闻言,眼眶微微湿润。

他舍不得她被人另眼相看,就连背后也不行,可是为了她,他却心甘情愿做一个恶人。

“爷爷,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不管谁来说都无法改变我的决定,如果校长也对我有意见,我不介意收他的辞呈。爷爷,我们先回房了,王嫂的点心不错,您吃过再走吧。”

说完牵着林澈朝楼上走去。

“哥,你真的不用为我做到这一步。”进了房间,他松开她的手,她却反手把他的手握住。

“你就把我当成普通学生处理好不好?我……”

“你是普通学生吗?”林越之笑着打断,“是不是觉得我滥用私权很可恶?可是澈儿,如果我连你都保护不了,那我做这个校董还有什么用?你可以不接受,但你不能阻止我对你好,校董、总裁、司令的外孙,我为什么会成为现在的样子?嗯?那是因为上天要让我遇到你,要让我用这些身份保护你,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