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坏蛋的老婆

“这样下去你会变成一个坏蛋的。”她又心疼又好气。

“坏蛋就坏蛋,反正我从来就不是个好人,多几个人骂我,我不在乎。”

“可是我在乎呀。”她把脸深深的埋在他胸口,闷闷说:“不要变成坏蛋好不好?不要让我变成坏蛋的老婆好不好?”

林越之闻言,摸了摸她的头发,宠溺地叹了口气:“好,为了你,我尽量不让自己变成坏蛋。”

两人洗漱完后来到餐厅时,林学昌已经走了,桌上的早点一口都没动,可见被林越之气得不轻。

“哥,都怪你,爷爷本来就不喜欢我,现在肯定更加不喜欢我了。”

“要那种老头子喜欢做什么?我喜欢你不就好了。”林越之厚着脸皮亲了下,揶揄笑道:“再说,你也不是老头子喜欢的类型。”

“爷爷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当然是前凸后翘中间一段小蛮腰的类型。”

“你……”她顿时哭笑不得,这是在拐着弯骂她身材不好?她的身材的确不够火辣,那是因为她还小!还没完全发育好不好!

“放心吧,老公我不嫌弃夫人,万一以后也是这样,我会帮你揉的。”

“你不要脸!”

脸是什么东西?能吃吗?

林大少表示,这东西他本来就没有!

来到学校,秦凡凡一看到林澈,紧张的把她拉到角落问:“澈,考卷的事情怎么样?我听说老师都快气死了,是不是真的?你……要不要紧?”

她想了下,有点底气不足的说:“应该……不要紧吧?”

“到底是要紧还是不要紧啊?学校会不会给你处分啊?你的大学保送会不会有问题?哎呀!都怪我!要是你被处分,我就去找校长!”

“坦白从宽?”

“……求他们对你处罚轻一点……”

林澈被秦凡凡的怂样逗笑了,“放心吧,你也不看看是谁罩着我,我肯定不会有事的啦!安!”

“那就好!要不然我就成千古罪人了!”

一连两天,学校风平浪静,正如林越之所说,只要他还是这个学校的校董,任何人都休想动她一根头发。

看似平静的表象下,酝酿着下一轮风暴。

“林夫人!”林氏,罗美娟踩着高跟鞋一路走到林正华的副总办公室门口,秘书看到她,连忙站起来。

“我老公在里面吧?”

“副总刚刚进办公室。”

罗美娟嗯了下,看也不看秘书一眼,推门而入。

“你怎么来了?”林正华看到罗美娟,眉头不由皱了下。

罗美君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表情不善。

“我问你,翩然什么时候能回家?她已经在酒店住了快半个月了,你总不能老是让她有家不能回吧?”

林正华放下笔,语气充满了不耐烦:“翩然的事,是爸决定的,你就算找我,把我作死,我也没办法!你要真为了翩然好,就别让她惹事,快点送出国,你这样把她藏在国内总有一天会露馅的。”

“五年!老头子凭什么把翩然送走五年!那可是我肚子里掉下来的一块肉啊!我说什么都不同意!你一个快五十岁的人,连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你再看看林越之,林澈在学校考试交白卷,七个老师联名告状都动不了她一根头发!你这个爸做得孬不孬啊!”

“你刚刚说什么?”

“什么?女儿……”

“不是,林澈怎么了?”

罗美娟把打听到的事重复给林正华听。

“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见林正华眯眼思考,她忍不住推了下自己老公。

“我记得林澈的学习很好,每次都是第一名,难道她的成绩有水分?我上次还听说老爷子想把她送出国深造,因为她语言天赋了得,还夸她是难得一见的天才,但最后都被林越之挡下来了……”

“什么天才?我看根本就是蠢材!要不然干什么叫白卷?肯定没做小抄,所以才干脆交白卷了!”

“这样啊……老婆,我突然想到个办法给你出口气,说不定还能把林越之拉下水……”

林正华眼底的精光狡猾且阴险。

晚上,用过晚餐,林越之和林澈来到书房。

自从确认关系后,他就把她的书桌搬到自己书房,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对方,如果仔细听,还能听到交缠在一起的呼吸声,分不清彼此。

就在林澈打开电脑登录聊天室时,林越之的电话响了,他看了眼名字,便推开阳台的门走出书房。

“爷爷,如果你又想跟我谈澈儿处分的事,恕难从命。”

“臭小子,你也太草木皆兵了吧?那丫头的事我以后再也不管了,反正我想管你也不会让我管,不是吗?我今天找你,是跟你说你史密斯的事,我们和史密斯合作了那么多年,他这次来华,我想亲自在家里招待他。”

“在家里招待?”

林越之的眉头瞬间叠加在一起。

“时间就定在后天晚上,你回家一趟吧。”老爷子说完挂了电话,他是通知,并非征求意见。

“哥,出了什么事吗?”林澈见林越之脸色凝重,忍不住关心问。

“没事,一点公事而已。”

她隐约听到林学昌的声音,老爷子亲自出马,看来这件事非同小可。

“功课做的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

“那我们去睡觉。”

说是睡觉,其实是上床腻歪。一开始她有点抵触,怕他做出出格的事,但那么久他也只是亲亲抱抱,并没有什么进一步的举动,她这才不再抵触。

可时间一久,她开始有点担心,如果是正常男人,肯定忍不住,为什么他却能像没事一样呢?

该不是那方面有问题吧?

如果让林大少知道她的困惑,肯定要哭晕在厕所了。

就在她快要忘了老爷子的这通电话时,她突然接到一通陌生的电话。

“林澈小姐!”

“你是?”声音很陌生,她不认识这个人。

“林澈小姐,请您别惊慌,我是林老爷子的秘书,因为情况紧急,所以我不得不请您帮忙。”

“到底出了什么事?”

“林小姐,您是不是会说西班牙语?”

“是。”

“太好了林小姐!这下林总有救了!”

林澈闻言,一颗心顿时被提到嗓子眼。

林越之出事了?她刚刚才接到他的电话,他说不回家吃晚饭。

“到底出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