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成全

“你!林越之!你疯了吧!”

“是,我是疯了,是被你活生生逼疯的!给我带下去!”

“啊!!!不要!妈!你快救救我!妈……!”

罗美娟想救林翩然,却被人按着肩头强迫坐下,眼睁睁的看着林翩然被带进了卧室!

惊恐的惨叫声响起,听得罗美娟老脸惨白,浑身抑制不住地颤抖,再也无法维持贵妇的骄傲,如泼妇般冲林越之大叫:“林越之!你这个畜生!翩然是你亲妹妹啊!你还不快放了她!如果、如果让老头子知道你这么对翩然,他一定会打死你的!”

“你处心积虑处处和我作对,不就是想把我从现在这个位置上拉下来吗?今天我就成全婶娘你。”

说着,罗美娟的手机被扔在手边。

“打,你现在就打给爷爷,顺便让他知道翩然表妹还在国内的事。”

“你……你……这个畜生!”

“我是畜生,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婶娘,我们谁都不比谁清高,所以你能做的出的事,我也能一样照葫芦办!”

林翩然的惨叫声接二连三响起,罗美娟绝望的闭上眼,牙齿几乎咬断。

“……有什么不满……你冲我来……翩然……翩然她是女孩子……出了这种事……以后你还想让她怎么出去做人?林越之,我求你……求你放过她……好不好?”

林越之闻言,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原来你也知道翩然是女孩子啊,那我家孩子呢?你对我家孩子做了那种事,你让我家孩子以后怎么出去见人?”

“我……”

“我这个人喜欢凡事睚眦必报,罗美娟,你对我家孩子做了什么心里清楚。”

“我、我……不……林越之!我求你、算我求你好不好!你放过翩然……你放过她吧!她什么都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我一个人的主意……”

最残忍的报复,是让罪有应得之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罪被强加在自己最在乎的人身上,听着在乎的人因为自己惨叫和哭泣!

罗美娟再也维持不了镇定,她想冲进房间,却被人死死按着肩头。

渐渐的,从房间传来的声音开始变调,痛苦的呻吟伴随喘息越来越重。

就在罗美娟堕入绝望之际,卧室的门被打开,男人走到林越之面前:“已经把药全都给她吃了。”

“非常好。”林越之站起来,如冰刀般的目光扫过毫无血色的罗美娟。

“罗美娟,你就在这里好好听着。”

罗美娟抬头,六神无主,看到浑身肃杀之气的林越之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是自己滚出国还是我送翩然表妹去监狱,自己选吧!”

“……”

罗美娟一声呜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林越之扬长而去!

处理完事情后,林越之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家,看到床上沉睡的林澈后重重松了口气。

她的眉头依旧紧锁,小脸没有一点血色。

“哥……”微微睁开眼,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在晃动。

“是我,是我。我在这里。乖,安心地睡吧,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我一直都相信……你一定会来救我的……”

“是,不管你在哪来,我都会来救你,上刀山下火海我都会来到你身边。”

他此生唯一的羁绊,唯一的爱,谁敢动她,他就让那个人万劫不复!

五年内,林翩然再也不会踏进这片土地,罗美娟也再也不会随意对她出手。

她感到安心极了,握着他的手沉沉睡去。

再次醒来时,她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回到家,睡在自己的床上。

忙低头看自己,衣服已经被换成了睡衣,她依稀记得几个片段,想起史密斯把自己抱进房间的那一幕,好不容易缓和的脸色又血色全无。

难道……难道昨天晚上她和……

不……不……

一想到自己已经被史密斯玷污,眼泪顿时如断了线般往下掉。

她丢了最宝贵的东西,她以后该怎么去面对林越之!?

就算他不在乎,可是……可是她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啊!

“怎么了?”从洗手间出来的林越之看到哭成泪人儿的林澈,顿时心揪到一块,快步走到床边将她揽进怀中。

她已经不干净了,她没有资格再待在他身边………

感觉到她的挣扎,林越之把她抱得更紧。

“没事没事,我在这里,不会再有人来伤害你了。”

“可是我和史密斯……”

原来她是在担心这件事。

他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轻声说:“你和史密斯什么都没有发生。”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你做的很好。”他心疼的轻吻她的指尖,虔诚的样子仿佛正在膜拜般。

“是我不好,是我没有及时赶过来,你想打想骂尽管冲我来,但不要和自己过不去,所以别哭了好吗?”

“真……的?”她重重松了口气,明明很想收住眼泪,可眼泪却掉的更凶,扑到林越之的怀中,哽咽说:“你混蛋!知道我有多害怕吗?我、我以为自己肯定完蛋了……都是你……都是你……”

“是是是,都是因为我。”

他心疼到了极点,温柔的堵上她的唇。馥软的唇就像被涂了一层蜜般甜,林越之忍不住加深了这个吻。

唇齿的浸润让她又觉得身体一阵阵发热,被药物压下的火热再度挑起,她的呼吸渐渐急促,林越之的鼻息间全是香甜的气味,只是一个吻,他便已经心猿意马,犹如青春期情窦初开的少年!

“我、我热……”对于男女之事,她也非常生涩。

他也很热,浑身就像火烧一样,可是他不想现在就这样要了她,这会委屈她的!

“医生说药效要二十四个小时才会完全消失,你再忍一会,马上就会好的。”林越之强忍邪火,转而亲了亲她的额头。

“大哥,不,越之,我可以给你……我想给你……好不好?”

“傻丫头,我知道你愿意,我也想要,可是你还太小,这种事等过两年再说。”

“我不小了,已经十八岁了!班级里好多女同学都已经都男朋友了……”

说到这里,她羞得钻进被子。

“你不想要就算了!你不要我还不给呢!”

“谁说我不想要?”天知道他人都快憋出毛病了,每天抱着她睡觉又甜蜜又折磨,每次等她睡着以后他去厕所自己解决,其中的心酸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把她的小手引导到他那嚣张跋扈的小兽上,隔着布料,她的掌心被狠狠烫了下,她忙缩回手,脸更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