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冤家

“这不还有小孩子在吗?”钱宇指的是林澈。

“林澈妹妹,我有些话要对你大哥说,你先上楼回避一看好吗?”钱宇说话的口气还算和气。

林澈闻言,看向林越之,见他点了点头后朝楼梯走去,过了拐角,便停下脚步躲在后面留意两人。

她不是故意偷听,而是怕两人打起来。

钱宇坐下,大长腿交叠,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林越之,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你怎么对我还抱有那么大的敌意啊?”

“你做得出,还怕我给你脸色看吗?”林越之呵呵一笑,眼底毫无温度。

钱宇闻言,耸肩,飘飘然说:“当时我们都喝醉了,谁都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你真要把全部责任都怪到我头上,我无话可说。”

“既然这样,那你还来做什么?”林越之笑了,看得躲在暗处的林澈有些犯怵,她抓住花瓶,心想等会要真打起来,她肯定得出去帮自己男人啊!

钱宇满不在乎说:“我就是来劝劝你,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意气用事了?西郊的那块地我已经都吃下了,你硬是插一脚抠掉一个角,有意思吗?”

“我觉得有意思就行。”

“你行,同样都是商人又是朋友,我这是善意的提醒,我愿意花双倍的价钱把那一小地从你手上买过来,反正你留着眼屎那么大点地连鸟用也派不上,怎么样?你不就是想恶心恶心我吗?你的目的达到了,我认。”

“谁说那块地我没用?钱宇,你现在就算花十倍,也别想从我手上买过去。”

“你这是跟自己过不去。”

“我到底和谁过不去,到时候不就知道了吗?”

林越之撂下话上楼,林澈来不及躲。

“老婆放心,我答应过你,绝不会轻易和人动手。”他把林澈手里的花瓶放下,揽着她往楼上去,边走边说:“而且那人根本不值的我动手。”

“他……到底是什么人?我看外婆好像跟他很熟。”

“是挺熟的,有阵子他还住在这里呢。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走,陪老公上楼换衣服。”

虽然说得轻松,但林澈感觉到他和平时明显不一样。

女人的直觉准的可怕,这点在以后得到充分印证。

晚上钱宇留下一同吃饭,叶家两老很喜欢他,特别是蔡玉瑶,看着钱宇长大,就像自己家的孩子。

晚饭还没结束,大院七大姑八大姨的堂兄表弟听到林越之来了,全都来家里蹭饭,吃过饭,几个年轻人提议去酒吧,林越之原本不想去,架不住闹腾,最后还是松口。

他一走,林澈忍不住好奇问:“外婆,那个钱宇哥和我哥关系很好吗?”

蔡玉瑶闻言,想也没想:“是啊!以前越之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就是出国留学前的那段日子吧,他转学到这里,交的一个朋友就是钱宇这孩子!两个人那时可好了,下课一起回来做作业,有时候时间晚了,就干脆在这里住下,后来越之出国,小宇也没忘了我们,逢年过节总要过来坐坐。”

明明曾经那么好,怎么就变成了冤家呢?

“他们吵架过吗?”

“没有!他们好着呢!我记得越之的第一个女朋友就是小宇这孩子介绍的呢!”

女朋友!?

林澈心里一惊。

“是啊!那姑娘学习成绩很好,听说后来跟越之一起出国留学,不过感情的事还真难把握,两人突然分手,越之这孩子为此伤心了好一阵子。”

“那那个姐姐……现在在哪里?”口中突然一片苦涩。

蔡玉瑶叹了口气摇头:“我也不知道,好多年没联系了。不说这个事了,这群孩子今天肯定要闹到很晚,你别等越之了,早点睡觉。”

“我知道了外婆。”

她隐隐觉得两人关系如此水火不容的原因很有可能就出在女人身上,难道……林越之对初恋情人依旧恋恋不忘?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她变觉得呼吸发紧,不同于乔诗彤,带给她前所未有的压力。

酒吧。

一行人都是沾亲带故的同辈,几杯酒下肚,开始闹腾,可林越之一不喝酒二不闹腾,待了一会觉得没意思,便打电话找成旭东出来。

“林少终于想起我了啊!”成旭东在吧台边上找到林越之,勾肩搭背道:“听说今天钱宇家里了?”

林越之抖了下肩膀,不置可否笑了下。

“干嘛?还因为那小子心情不好?按我说,甭管他,他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成旭东突然想到件事,坐下后说:“听说前段时间那小子一直在打听谁买了他那块地的边角,按你说的,我让他知道了。”

说完,他觉得这件事挺有意思的,成旭东就搞不明白了,以林越之的眼光,不可能看不出来那块地根本没什么价值可言,可林越之偏偏悄悄买下了那块地,买下后一直保密,直到前段时间钱宇的地皮开始动工,他才把消息散出去。

“兄弟,你就给我交个底吧,你到底想怎么做,我就不信你会做亏本的买卖。”

林越之的酒杯碰了下成旭东的,一脸高深莫测,看得成旭东肠子都痒了。

“别卖关子了!快说快说!

林越之勾唇一笑,道:“他造高级住宅楼给活人住,我就挖地造墓,给死人住。”

成旭东一口酒直接喷出,连擦都忘了擦,目瞪口呆的瞪着林越之。

“你、你说的是真的?!”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拍手叫好:“好好好!这下那小子可要急得火烧眉毛了哈哈!林少,我成旭东真是服了你了!你他妈的太绝了!幸好我们是朋友,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件事你得帮我多看着,他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会来闹事,到时候还得你出面。”这也是他找成旭东的原因。

“放心!你林少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一定帮你看得牢牢的,要是有人敢闹事,小爷就让他有来无回!”

要不然还拿什么有脸混下去?

“好兄弟!”谈完正经事,林越之的眉头终于松开一点,成旭东问:“到现在还没她的消息?”

“没有。”

“啧!这女人还真够狠心的,一走就是六年,她走了一了百了,剩下你和钱宇斗个你死我活。”

“我早忘了她。”林越之淡淡地说。

“忘了好。”

曾经和林越之同窗的成旭东对整件事最了解不过。

林越之的初恋女友卫黎是钱宇的邻居,当初还是他牵线搭桥,两人这才走到一起,两人交往了将近五年,有一次三人结伴旅游,就是这次旅行,让三人反目成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