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帅哥是谁

原本孙菲母女住在Y国,因为害死叶森的那群人卷土重来,正巧孙家在布鲁塞尔的分公司需要有人坐镇,孙菲带着女儿便暂时住在布鲁塞尔。

林越之这次来,就住在她这里。

夜已过半,孙菲到厨房倒水,被站在料理台前傻笑的林越之吓了一跳。

“吓死我了,你不是去见你媳妇了吗?”定了定心神,孙菲倒了杯水,接着又给林越之也倒了一杯。

看看他的样子,嘴角都快裂到耳朵根,一副沉浸在幸福中的样子,哪里还有一点往日她认识的铁腕林总的模样?

“我说,你干脆把她接过来一起住,免得你半夜起来发春。”

“不是我不想,我怕影响她。”林越之至今还没回过神来,走路都觉得轻飘飘的。

听到这话,孙菲忍不住摇头。

竟然能从他的嘴里听到怕这个字!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带她来?”

“等她忙好腾出时间,我自然会带她过来。”

反正一切得配合他宝贝儿的时间。

“好,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已经吩咐下去,只要是在我孙家的产业,看到林澈妹妹就像看到我。”

“多谢表嫂!”

即使叶森已经去世,但林越之一直把孙菲当成表嫂,孙菲摆了摆手,拿着水杯上楼睡觉。

她轻轻推开女儿的卧室,小小的人儿正在熟睡。

随着相思越长越大,五官越来越像叶森。

五年了,整整五年,她一刻都没忘记过他,家里有意给她安排结婚对象,但都被她拒接了,但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

紧锣密鼓的培训正在继续,唐纳森的冷漠和Chlo的热情形成对比,外界的传闻越来越多,但依旧丝毫没影响到林澈。

午饭时间,向霜霜拿着盘子坐到林澈对面。

“原来你喜欢吃茄子啊……说到茄子,最好吃的还是应该爆炒,这种烤出来的虽然也好吃,但总觉得没那个味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

林澈抬眸看向没话找话的向霜霜。

“是这样的……Miss林啊,那个……前两天晚上和你一起在咖啡厅的那个男人是什么人啊?”

向霜霜那天也在咖啡厅,看到林澈和林越之你侬我侬的样子,在八卦因子作祟下,忍了两天终于忍不住了。

林澈微微皱眉:“你问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我就是随便问问,随便问问哈。”还不是因为林越之太帅,让人印象深刻嘛,但林澈明摆着不想多说,向霜霜只能摸了摸鼻子撇开话题:“今天晚上有聚会,大家让我来问问你。我们都是从世界各地来的,相聚在一起就是缘分,虽然培训只有三个月,但以后在职场上说不定会一直见面。”

“今晚?”林澈想了下,没什么安排。

向霜霜点头:“是啊,你看你平时一个人独来独往,大家其实都对你挺好奇的,都想认识你一下。”

“好啊。”

额……

林澈一口答应,向霜霜都准备好了一番说辞,只能硬生生的咽回肚子,转念想到上午的课,又忍不住八卦:“唐纳修先生不喜欢你,你说为什么啊?不就是实事求是的说了几句吗?他有必要跟你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生气吗?这个老头脾气太古怪了,都好几天了都没笑过一下,好像我们欠了他几百万似的。”

“咳!”林澈看了眼向霜霜背后的人,轻咳一声提醒。

“你怎么了?喉咙不舒服吗?来,喝口水,对了,我刚才说到哪里了?对了,那个古怪老头子,听说他到现在都没结过婚呢!我觉得吧,离过婚的男人也比没结婚的男人强,肯定心里那个什么,所以才这样……”

“Miss向,你对我的私生活好像很感兴趣。”

一直站在身后的唐纳修突然开口,向霜霜听到声音,一口汤来不及咽下去,直接喷出,幸好对面的林澈眼疾手快护住盘子,要不然这顿饭别想吃了。

“额……唐纳修先生……我……我不是这个意思……”被当场抓包的向霜霜尴尬不已。

唐纳修冷冷看了眼向霜霜,向霜霜急忙拿起盘子贴边遁走。

“唐纳修先生,我吃好了!您慢用!”

唐纳修没说什么,直接在向霜霜的位子上坐下。

“你也一定觉得我很古怪吧?”他忽然问林澈。

向霜霜用的是英文,但唐纳修听得一字不差。

“Miss林,你认为作为同传,最重要的事什么吗?”唐纳修微微浑浊的眼睛闪着精光锁定在林澈身上。

“能一字不差翻译到位的同传就是好的同传。”

“你倒是很直截了当。”唐纳修难得笑了一下。

他天生一张冷脸,年轻的时候是联合国培养的最早一批同传,不管在资质还是经验上都让人望尘莫及,这样一个优秀的人,有几分傲气再正常不过。

不过玻璃心的就会被他吓跑,不过林澈却不怕,她的性子在很多地方和他很形似。

“我们不是演员,不需要演戏,只要忠于语言的本质就好了。至于你用什么表情,用什么姿势,都无所谓。”林澈继续说。

“你不怕我?”

“不怕。”

“年轻人,初生牛犊不怕虎是好事,但太自信就不好了。”

“多谢唐纳修先生提醒。”

唐纳修有点意外,眼前的林澈不亢不卑,眼底没有一点欲望,仿佛任何人任何事在她眼里都不过是浮云,这神情……不是想模仿就能模仿的来的。

“你真的想做同传?”

“当然,如果我不想入这一行也就没必要来这里了。”

“好,这三个月我不会给你特别指导,你能做到什么程度全看你自己,如果你最后能通过考试,我就承认你。”

林澈对他的安排没异议:“好。”

唐纳修再次深深看了她一眼,拿起餐盘离开,躲在一旁的向霜霜连忙窜回到原来位置。

“那个……他说了什么啊?会不会劝退我啊?我才刚才……我、我现在去道歉来得及吗?”

“不用,唐纳修先生不是那种小鸡肚肠的人。”

“真的吗?”

林澈勾唇笑了笑没再说话。

傍晚,一整天的课程终于结束,大家准备去好好放松一下。向霜霜和林澈并肩走在一起,忍不住问:“那个帅哥是不是也住在这里啊?他是华侨吗?今天会不会打扰到你们约会啦?”

“你对他很好奇?”

谁会对帅哥不好奇嘛!

“如果你想追求他,我劝你现在放弃。”

“哎?别误会啊……”向霜霜刚想解释,两步外的林澈猛的停下脚步。

“怎么啦?”

回答她的是一声亲热的叫声。

“澈儿!”

停靠在门口的跑车前的男人一看到林澈,立刻迈开步子朝她走来。

见到来人,林澈的表情冷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