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4章 咬到舌头

“你在学校?”

“对啊,咱妈让我先来给你置办嫁妆,虽然说低调,但我们钱家嫁女儿不能从简,妹子,你是不是被老师留堂了啊?要不要我过来救救你?”

“额,哥,我现在刚从医院出来,没在学校呢。”

“医院!?你不会是怀孕了吧?妈呀,那我是不是就要做舅舅了?”

钱宇兴奋的不行,声音都拔高了好几个度,就连开车的林越之都听到了。

林越之看了她一眼,一脸坏笑。

林澈有点不好意思,连忙解释:“没有没有,哎呀,反正我没怀孕,你别在妈面前乱说。”

“真的没有?”

“真的!”

“哎,害我白高兴一场,你们两个在一起那么久了,都没什么动静,林越之到底行不行啊?如果不行就早点去看医生啊。”

“哥!你说到哪里去了啊?”林澈囧的不行,看林越之的脸,都拉下来了哎。

“你别乱猜了,我们两个都很正常,什么问题都没有,你不是找我们吃饭吗?我们现在就过去找你。”

“我们?你和林越之在一起呢?算了吧,你们别管我,我自己找地方吃,我在家被塞狗粮,不想到了你这里还吃狗粮。”

钱宇说完利索的挂断电话。

他想了想,正想上车,看到一个戚竹君正低头一边看手机一边朝他走过来。

他坏坏一笑,故意挡在戚竹君面前,没想到她根本没发现,直接装了个满怀。

她被吓了一跳,猛地一抬头,她的脑袋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抬头一看,钱宇捂着嘴。

疼死他了!

他本想用最帅的姿势和她打招呼,刚想说话,她的头就撞到他的下巴,牙齿上下猛的咬在舌头上,剧烈的钝痛感几乎让他差点掉下眼泪!

好痛!

舌头差点被他咬下来!

“哎?你是……宇哥?”戚竹君惊奇的看着钱宇,钱宇忍着把这丫头狠狠揍一顿的冲动,捂着嘴等这股钝痛感过去。

戚竹君眨巴了下眼,奇怪问:“宇、宇哥,你怎么了?你是哭了吗?哎?你、你千万别哭啊……我、我从来没见过男人哭……哦……不是……是从来没有男人在我面前哭过……哎呀,也不对……宇哥……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哭啊……?

她赶紧手忙脚乱的给钱宇递纸巾,钱宇真想爆粗口,无奈舌头痛得麻了。

他不是哭好不好!

能不能别在那么多人面前说他哭啊!

钱宇磨了磨牙,鼻翼煽动的摇头。

戚竹君不懂他的意思,以为他不要纸巾。

对了,电视剧里通常都是用手帕的,可她早八百年不用手帕了,一时半会让她到哪里去给他找手帕哎……

她捶了下脑袋,不知道该怎么办。

“宇哥……我、我没有手帕啦……要不……要不你用我的袖子将就一下,我、我不嫌你脏的,你、你尽管擦吧。”

钱宇看着她把袖子伸过来,又好气又好笑,敲了下她少根筋的脑袋:“我是咬到舌头了。”

“啊?”戚竹君一时没反应过来,黑白分明的眼睛眨了眨了,忽然紧张起来;“你、你咬到舌头了?要、要不要紧啊?我、我看电视里面咬断舌头是要死翘翘的,宇哥……你别吓我啊……你会不会死啊?”

她怎么又闯祸了啊!

戚竹君顿时急的眼泪打转。

“宇、宇哥,我、我送你去医院吧!”

“医院就算了,让我缓一会就好了。”钱宇摆摆手,有点招架不住。

这丫头好玩是挺好玩的,所以每次来总想逗逗她,但神经也太大条了一点。

“真、真的吗?”

“真的啊,你千万别哭,我还没那么容易死翘翘的。”

“那、那就好……我、我还以为我又闯祸了……”

戚竹君垂下头,有些丧气。

“我……我不连累你了……我先走了……”

戚竹君很有自知之明,把纸巾塞给钱宇后连忙绕开,一路小跑出了钱宇的视线。

没接到林澈,钱宇干脆在学校旁边随便找了家餐厅走进去。

用餐的人基本上都是T大的学生,身穿高档西服的他走一出现,顿时吸引了不少女生的目光。

他身材欣长,就像一个行走的衣架子,光看背影就足以让女生心动的那种。

这背影怎么那么眼熟啊……

正在帮忙传菜的戚竹君看着背影愣了下神。

她喜欢美丽的东西,包括各种帅哥,手机里面好多俊男美女的照片,没事的时候就翻出来舔屏,美中不足的是她的收藏里没有江波的照片。

想到江波,表情有些暗沉。

一年多了,她一厢情愿的对他好,她以为江波天生冷淡,可没想到他竟然也会有对女生体贴周到的时候……

而这个女生不是她……

她又想到医院里看到的那一幕,她没有当面质问江波,他也没主动解释,可这个疙瘩在她心里越来越大,越来越沉,几乎压得她都快喘不过气来。

她觉得自己要撑不下去了。

“哇……好帅啊!是桃花眼哎!”

“妈呀,男人长了一双桃花眼简直就是要命好不好!他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吗?”

“看样子不像学生,难道是老师?”

叽叽喳喳的议论声把戚竹君从思绪中拉出,她甩了甩头,端起炒饭准备给客人送去,谁知一转身,对上一张熟悉的脸。

她身边就只有钱宇生了一对多情的桃花眼,他看到她,也显得有些意外,原本就微微上挑的眼尾更加往上,惹得旁边的女生春心荡漾不已。

戚竹君也不例外,脸猛地一红。

钱宇的舌头还痛着呢,没想到不过半个小时,他竟然又碰到她了!

哎呀,其实他还挺喜欢这丫头的,性子直爽没有那么多心眼,想什么直接都表现在脸上,好玩的紧,要不是她太小了,他说不定会和她试试呢。

“过来。”他冲她招招手。

戚竹君点了下自己的鼻子,见他点头,连忙拿上菜单过去。

“宇、宇哥……”

“你在这里打工?”

“嗯……你、你想吃什么……我、我给你下单……”

钱宇不急着吃饭,看到她满脸通红,忍不住想要调戏她一下。

“竹君,你为什么每次和我说话的时候都结结巴巴的啊?是本来说话就这样还是只和我说话才结巴?”

戚竹君红着脸,把头低的更低:“我、我也不知道……好像……好像每次和……和你……说话的时候就会这样……”

“是因为我长的太凶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