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 车祸

钱德致吸了吸鼻子:“老婆,那是你生的。”

“还不是你的种?品种太差,所以才长残了。”

“老婆,那你是儿子啊……”

“我说的是你。”安茜白了他一眼,钱德致欲哭无泪:“老婆,你放心,我一定好好教训那个混小子。”

“等你教好黄花菜都凉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安茜说着拿出手机,很快钱宇接到她的电话,正在开车的他赶忙把车停到路边,清清嗓子,抢在安茜前面说话:“妈,你先听我说件事,我对任悠然挺有好感的,但她看不上我,所以求你别再撮合我们两个了,以后也求你别再给我安排这种相亲了,拜托拜托。”

“任悠然的事我等会再跟你算。”

“妈,那你要跟我说什么?”突然,钱宇灵光一闪,急急的问:“妈,你现在在哪里?”

安茜冷笑:“你都给我认了个干女儿,我自然得回来看看我这干女儿长什么样子啊。”

听到这话,钱宇的冷汗哗哗地往下流。

果然他母上大人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哎……

他不禁苦笑:“妈,我开玩笑的,真的。”

“但我当真了,你小子给我把皮绷紧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钱宇吓得连忙挂断电话,他只觉得头皮一阵阵的发麻,他妈最恐怖的不是有他爸撑腰,而是她本身,皮笑肉不笑的就能把他整得惨兮兮的,他清楚地记得小时候有次和同学打架,对方父母带人上门理论,对方七大姑八大姨的都来了,也不怕他爸,很快他爸就败下阵来,就在这时,他妈出来了。

他妈是个标准的南方女人,看上去弱不禁风,面对一屋子的吵吵闹闹,她一声不吭穿过客厅走进厨房,然后从冰箱里拿出一只生鸡,接着坐在沙发上慢条斯理的用手术刀把鸡拆肉去骨,完了还拼凑成了一只完整的鸡架子!

做完这一切,她看了眼众人,众人这时候也都看着她,对方不知道他妈的套路,有点莫名,但看到这一切的钱宇有种死到临头的感觉。

他妈把她珍藏的手术刀一把把的码放在茶几上,一边摆一边解释每把刀的用途,切断肌肉用哪把,切断气管用哪把等等,她说得极其生动,在场的每个人的脑海里都浮现出一幅幅血淋淋的画面。

他仿佛看到了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的巫婆,好像下一秒就会看到恐怖的蝙蝠扑棱翅膀从她身后飞出,张开满是獠牙的嘴朝他咬来!

当时他吓得落荒而逃,而就在他快逃到楼梯时,一把锋利的手术刀从他眼前飞过,刀刃直直的没入楼梯的扶手上,至今那个刀眼还在!

他直接吓的哭了,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地向对方道歉,对方见这架势,看看哭惨的他又看看一桌的手术刀再看看他妈,说了他两句灰溜溜的走了。

从此他懂了一个道理,想要好好的活下去,千万别得罪他妈!

他暗暗心惊,绞尽脑汁的想怎么过这一关,这就这时,他接到林澈的电话,她想提醒他老妈来了,但还是晚了一步。

“什么?刚才你和戚竹君在和老妈吃饭?”

“是啊,竹君正好在,就一起了。”

钱宇扶额,觉得脑仁疼的厉害,缓了两秒,才无力地说:“好吧,我知道了,可能这次老妈不会留着我过年了……”

他有种死到临头的感觉哎……

“哥,要不要来我这里躲两天?”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再说你家那个妻管严,巴结丈母娘都还来不及呢,我在你那里更加危险!算了,我还是想想怎么哄她吧……”

正说着,他突然听到一声巨响。

他被吓了一跳,连忙急急的问,可电话已经被挂断。

林澈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只觉车子在眨眼间变形,手机脱手而出的同时,车窗玻璃如雪花般哗啦啦的朝她迎面割来,她急忙用手挡住脸,但细碎的玻璃无孔不入,她脑子一瞬间空白,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天旋地转,身体巨痛,几秒种后才反应过来,她们出车祸了!

“大神……”耳边响起哭音,她艰难的转动脖子,看到戚竹君满脸是血,身体多处划伤,可怕的是她的脚被卡住了!

“竹君……”她的声音也在颤抖,一张嘴,她觉得胸口巨痛,压的她都快无法呼吸。

车子撞击的一瞬间,她的胸口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

“别怕竹君……”一口腥味涌入嘴巴,被她硬生生的咽了回去,咬牙说出这几个字。

从来没经历过车祸的戚竹君眼睛有些涣散,害怕的眼泪不断的往下掉,她全身都好疼!

“我们……是不是要死了……”

“不会……不会……”

就在这是,耳边传来江波急切的声音:“林小姐!竹君!”

林澈眯眼,看到江波满是血的脸。

他用力拉扯车门,车门被他打开,他爬进扭曲的后座,看到被卡住腿的戚竹君时,眸光不由痛苦的沉了沉,但注意力很快放在了林澈身上。

“林小姐,你感觉怎么样?”

林澈无力的摇摇头,困难的说:“不、不知道……你快去看看、看看竹君……竹君很难受……”

江波充耳不闻,开始给她检查伤势。

看她呼吸困难,恐怕是伤到了肺!

必须马上去医院,可救护车最快也要半个小时。

江波面色凝重,把林澈尽量平躺的放在地上,然后去车里查看戚竹君的伤势。

戚竹君的脚被卡在两个座椅之间,因为座椅变形,一时半会根本出不来,除非有专业的切割机。

“帅大叔……”戚竹君害怕的垂泣,她的小手揪住江波的衣服,问:“大神……她怎么样?”

“她必须马上去医院。”

江波边说边快速的给她检查伤势,除了脚被卡住之外,身上的伤都是皮外伤。

“竹君,我现在必须马上送林小姐去医院。我已经叫了救护车,你在这里等一下,救护车很快就到。”

“不……不……帅大叔……不要丢下我……”戚竹君明白他的意思后,哭的更凶了,她好害怕啊……

这句话让江波冰冷的脸上浮现出痛苦的表情,他看着害怕不已的戚竹君,内心一片挣扎。

一边是雇主,一边是女友,不管他如何选择,他都无法两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