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9章 缺个女人陪我玩

晚上,和医生讨论完方案的戚竹君长长松了口气。

等她回过神来,口干舌燥,这时候一瓶冰冰凉凉的水递到唇边,她一口气喝了半瓶,这才谢谢钱宇。

“都说好了?”

“嗯!”戚竹君感激地看着钱宇:“宇哥,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爸爸或许……”

“傻瓜,你爸爸自然就是我爸爸,阿姨,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医生会留在这里为叔叔手术,复健由他的第一助手协助叔叔完成,有任何情况他都会第一时间知道,如果有必要,他会飞过来亲自指导叔叔。”

戚竹君想说的话被钱宇抢先了,她有些诧然:“你、你都知道?”

“笨蛋,我还没老到七老八十又聋又瞎的地步好不好。”

“哎……我不是这个意思……”

戚竹君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她以为只有她能和医生交流,所以不敢表现出害怕和不安,硬着头皮全程把交流的任务一肩抗下,早知道有个人可以和她分担,她就……

“傻瓜,看看你那些亲戚的表情,你做的很好很棒,不愧是我的童养媳,你真给我长脸。”

戚竹君眨巴着眼睛看向四周,果然看到一张张目瞪口呆的脸。

她……这次没有丢脸吗?

她……真的做的很好吗?

戚竹君一下子感觉到鼻子酸了,过去的二十年,这些人从来没有这么看过她。

她下意识的想躲,但被钱宇握住手。

他选的女人,自然不比任何人差,不管任何时候,都要抬头挺胸。

被晾在一旁的戚敏简直快要气炸了,她才是焦点,凭什么风头都被这个爹不疼娘不爱的笨蛋抢走?

凭什么!?

亲戚们都散了,但戚敏继续留在那里。

当听到戚妈妈说要回去给戚竹君做饭的时候,她连忙自动请缨,可戚妈妈哪真的能让她做饭,偷偷给戚竹君塞了几百块钱,让她带钱宇四处走走,顺便在外面吃晚饭。

“去海鲜市场吧!现在过去正好是夜市,最热闹的时候,宇哥难得来一次,如不我们去那里怎么样?”戚敏兴致勃勃的建议。

我们。

钱宇听到这连个字,不由眉头皱了皱,可戚竹君完全没意识到不对劲,连连点头同意,说什么也要带钱宇去镇上最有名的海鲜夜市。

到海鲜夜市的时候已经接近八点,正好是饥肠辘辘的时候。

一看到那么多好吃的,戚竹君一下子走不动了,一会买这个一会买那个,这个觉得好吃,那个也觉得超赞。

戚敏看她饿死鬼投胎的样子,忍不住嫌恶的摇头。

打败这样的女人,简直太容易了。

戚敏指着小巷子:“竹君,你快看,那里有一家新开的香煎虾饼店,听说特别好吃,就是排队的人太多了哎。”

戚竹君顺着戚敏指的方向看,果然看到好多人在排队。

她对美食最有耐心了,既然那么有名,她当然也想让钱宇尝尝了。

“宇哥,堂姐,我去排队,你们在这里坐一会啊。”

正好这里有椅子呢。

“好啊。”

“我和你一起去。”

戚敏和钱宇同时开口,戚竹君把钱宇拉到椅子旁:“宇哥,你逛了很久肯定累了,你坐一会,我很快就回来啊。”

说完,一溜烟跑到队伍里面。

戚敏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意冷笑起来。

看到吃的就走不动路,上辈子肯定是饿死鬼!

“宇哥,那我们就听竹君的,在这里休息一下吧。”戚敏想拉钱宇坐下,但被钱宇避开。

他微微眯眸,声音有点冷:“你休息吧,我去找他。”

“哎?宇哥?哎呀!”

戚敏见他要走,脚一扭,摔倒在地。

“好痛……宇哥……我……我的脚好痛啊……”

她痛得眼泪汪汪,周围的人见状,连连看向钱宇,他们都把他当成了戚敏的男朋友。

钱宇冷着一张脸,上前扶她起来。

“宇哥……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啊?”

戚敏可怜巴巴的问,以退为进:“你、你去找竹君吧,我一个人去医院。”

说着她站起来,可还没走,身子又软到地上。

“好痛!”

钱宇低头,看着被戚敏拉住的衣角,眉头一下子叠加在一起。

“宇哥……”

她松开手,可怜巴巴的吸鼻子:“我、我没事……”

钱宇不是毛头小子,戚敏的这些手段早就被那些在他身边打转的女人玩烂了,以前如果碰到这种投怀送抱的女人,如果看的顺眼,他不介意和她玩玩,毕竟那时候他没有负担,不需要对任何人负责,但现在他有了那个笨丫头,不管以前他做过多么荒唐的事情,以后的日子他一定对她忠诚。

但这个戚敏显然不是这么觉得。

从第一眼看到他,就一门心思想爬上他的床,可惜那笨丫头根本没察觉,还掏心掏肺的对她好,要是知道了她的真面目,他的笨丫头该有多伤心?

钱宇沉默地看着戚敏,就在戚敏被他看得心虚之际,钱宇蹲下与她平视。

“宇哥……”戚敏心里一喜,刚想继续装可怜,被钱宇毫不留情地打断:“你喜欢我?”

戚敏被问的一愣,还没回过神来,钱宇浅浅一笑,柔声道:“我想听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是……我、我从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上你了。”

“是吗?那不管我想对你做什么你都愿意咯?”

被他突然的温柔迷得晕头转向的戚敏点头,愣愣得看着钱宇的脸越来越近,两人近到几乎都能感觉到彼此的呼吸。

钱宇眼底浮现出一抹嫌恶的精光,他不动声色拉开距离,邪里邪气一笑:“好啊,我正好缺个女人陪我玩,戚竹君这个丫头什么都好,就是放不开,我只要稍稍碰一碰她就脸红,用鞭子随便抽两下就叫得像杀猪,在床上一点劲的没有,我准备了很多好玩的玩具都没机会用,正好可以和你用。”

“鞭……鞭子?”戚敏的脸色有点不太好看,她初中就交男朋友了,自认为放得开,但又是鞭子又是蜡油,她光想就觉得头皮一阵阵发麻。

他明明穿的那么得体,想法怎么会那么变态?

简直就是衣冠禽兽啊……

戚敏犹豫了,明显有点怕了,这时候巷子里传来脚步声,背对着巷子的钱宇整了整衣服站起来,正好迎上兴高采烈的戚竹君。

“哎?堂姐你怎么在地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