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3章 知道这是什么吗?

“林总?”

站在林澈背后的钟强脸色微变:“林小姐,林总回来了?”

是钟强……

林澈感觉到沸腾的血液一下子凝固。

“林小姐,林总在哪里?”钟强面露紧张。

林澈张了张嘴,好像喉咙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好半会才发出一点细微的声音:“我……我好像搞错了……”

“林小姐,你没事吧?你刚才说林总回来了,是吗?”

钟强看看周围,除了他们之外没看到其他人。

“林小姐,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看看,今天是老董事长的忌日,如果林总真的还活着,他今天一定会回来看老董事长的。”

“别找了。”钟情刚想走开,被林澈叫住。

“可是林总……”

“我看错了,走吧,我们去看爷爷。”

钟强还想说什么,但林澈已经率先朝老爷子的墓走去,他只能快步跟上,走了两步,又回头看看,直到走远他才真的收回目光。

等到他们完全离开后,松树后才走出来一个人,定定的看着林澈消失的背影久久不走。

因为耽搁了一会,林越文一行人已经到了。

“爷爷,这是林姿,我打算和她结婚。”

林越文看到林澈走过来,故意大声的对着老爷子的墓说。

只差一天林澈就是林家名正言顺的女主人,现在即使宅子里的帮佣们全都把她当成孙夫人看待,可在法律上,她什么都不是!

就算她是林氏集团最大的股东,只要林越之一天不回来娶她,对于林家,她只是毫无关系的陌生人而已。

但她相信林越之一定会回来,娶她为妻。

林澈深深吸了口气,走到老爷子的墓碑前。

“切,老公,这个女人的脸皮怎么那么厚啊?要是我,早就躲起来不敢见人了。”林姿见林澈不为所动,轻飘飘地讽刺。

林澈继续给老爷子擦墓碑,仿佛什么都没听见。

“把抹布给我,我才是林家的孙媳妇,而你呵呵,哪边凉快哪边呆着去吧!”

林姿夺过林澈手里的抹布,林澈有些恼怒的瞪向林姿,林姿顿时觉得脸颊微微的疼,生怕林澈又想打她,连忙退后两步,叫嚣:“干什么那么凶啊?我说的都是实话,实话你还不让人说啊?”

“把抹布给我。”林澈恢复冷静。

“不给!我才是林家的孙媳妇,我给爷爷擦墓碑,天经地义,而你凭做这些?”

林姿就是不服气,以前林越文不承认她的身份,她名不正言不顺,现在他不仅承认了,还对着老爷子的墓宣布,自然变得底气十足。

“是啊钱澈,我现在是我们林家唯一的孙子,我的老婆给我爷爷擦墓碑哪里不对?要说不对,你一个外人才是最大的不对!”

林越文趁机落井下石,故意用身体撞了下林澈的肩膀,吃痛的林澈顿时眉头一紧,但一步都没有让开,还上前一步,挡在了林姿面前。

“你、你想干什么?”林姿被她死死盯着,突然有些害怕。

“知道这是什么吗?”林澈抬起手腕,露出白玉镯子。

“不就是个镯子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以为有个镯子就了不起啊,我想要,我老公分分钟能买给我,哼!”

林澈讽刺一笑:“林姿,看来你还什么都不知道。这个镯子,是奶奶生前佩戴的,一辈子都在她的手上,这世界上只此一只,就连你婆婆罗美娟都没戴过呢,你猜,这么珍贵的东西,是谁给我的?”

林澈的视线落在墓碑的照片上,继续道:“镯子是爷爷亲自戴在我手上的,单凭这一点,我就比你更有资格站在这里。”

林澈取回抹布,看也不看林姿如调色盘的脸色,蹲下身子轻轻擦拭老爷子的墓碑。

爷爷,您在天有灵,一定要保佑越之。

林澈边擦边在心里不停的祈祷,哪怕所有人都说林越之已经死了,她也一定会等他回来!

祭拜完老爷子,林澈像前两年一样留下来祭拜林越之的父母,除草,擦拭,然后再陪他们说会话,做完这一切才离开墓园。

“是回家吗林小姐?”钟强询问林澈。

林澈看向黑云压顶的天空,摇头:“回老宅吧。”

往年忌日这天她都会留宿在老宅,但今年所有人都看得出来林姿不是个消停的主,逮住机会就会对林澈冷嘲热讽,钟强所以以为她会选择避开。

果然看到林澈出现在老宅时,林姿一点都没好脸色,噔噔噔上楼去了。

不一会儿,晚餐准备好了,三人上桌,林越文和林姿卿卿我我,你喂我一口菜我喂你一口汤,完全把林澈当成空气。

林澈的心理承受能力不是一般的强,硬是在这种恶心反胃的气氛中把所有饭菜全都吃饭,然后擦擦嘴收拾碗筷拿到厨房。

“哼,老公,你看看那个小贱人,得意个什么劲啊?你还不想想办法嘛。”

“放心,以后她再也没机会出现在这里了。”

“真的吗?你有办法?”

“我正在给这房子找卖家,这房子加上周围的地能卖上百亿呢!”

林越文想到一大笔钱即将进账,笑容愈发得意。

虽然在公司里林澈占了上风,但这老宅是在他的名下,他要卖,就算是林澈也管不着!

林澈上楼,来到林越之以前住的房间。

一整天绷着,不让任何人发现她的弱点,一个人后,她再也不用伪装,整个人跌进床中,脸埋入被子深吸一口气。

被子上仿佛还残留着林越之的味道。

“林越之,我想你了。”

夜深人静之后,对他的思念就越发强烈。

浑浑噩噩中,她仿佛再一次回到了那天,她眼睁睁的看着大火一点点把他吞噬,隔着炙热扭曲的空气,她看到林越之的唇在蠕动。

她想靠近,想听清楚他到底说了什么,可爆炸将她掀翻出好几米……

“啊!”

她猛地坐起来,胸口不断起伏,惊恐的睁大眼睛,冷汗沿着太阳穴滴滴答答的滚落。

她几乎连滚带爬冲进浴室,打开水龙头,胡乱用冷水拍打脸颊,终于她一点点清醒,梦魇带来的绝望再一次被她压在心底。

没想到她竟然睡了快两个小时,洗了个澡回到卧室,打开衣橱正想伸手拿衣服,忽然,她的动作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