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2章 心在下暴雨

沈少君心里乱的不行,就好像一直压在心里的一颗炸弹终于爆炸了,这二十年她不敢碰触,就连看都不敢看的东西,却被人突然引爆,所有伪装和矜持被蛮横地撕开,赤裸裸的暴露出她最厌恶却又最真实的面目。

这让她怎么可能接受的了?!

她不愿接受,绝对不承认这段过去!

“沈医生……”

出门时撞到小护士,但她看都不看,直接怒气冲冲的离开。

她从医院后门离开,华灯初上,到处都是人,每张脸上都带着笑,看上去很高兴,只有她心里正在下暴雨,理智都快被淹没了。

她冲进医院旁边的一条巷子,因为那条巷子比较窄,所以没有什么人,却有一个电话亭孤零零的竖在那里。

沈少君是真的快被逼疯了,想也没想抓起地上的石头朝电话亭重重扔过去!

哗啦啦,玻璃应声碎了一地,就像此刻她的理智,再也拼凑不起来。

理智被煎熬着鞭挞着,她恨不得剥掉自己身上的这层皮,再也不会有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她恨透了自己的过去,为什么她不是真的是沈少君?为什么!?

几步外的地上倒着一把椅子,她一把抡起椅子就朝电话亭砸去,红色油漆大片剥落,光滑的金属扭曲成可怕的角度,漂亮的电话亭眨眼之间如被龙卷风扫过,可沈少君还是觉得不够,椅子在她手上一下接着一下被砸向电话亭。

周围的声音一点点变得模糊,直到耳朵里只剩下突突的心跳声音,愤怒被活生生的从毛孔里逼出来,张牙舞爪地要把她扒皮抽筋吞噬干净!

成为沈少君的那一刻起,她的人生就被固定在了既定的轨道上,可一夕之间轨道分崩离析,她这辆列车该开往何方,她的未来会怎么样,一切都变成了未知数!

凭什么她的人生要被一个抛弃了她二十年的人毁掉?

凭什么!

为什么要来找她?

她不想见到他,她也从来没想过去找他们,甚至在她生活稳定之后她也没去找过杨心,一次都没有!

她早就已经把过去忘了,杨柔在那个雨天就已经死了!

她大口呼吸,胸口不断上下起伏。

等她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的手被什么人抓住了。

看到手的主人,她一下子眼睛瞪大,浑身僵硬。

是警察!

她的动静惊动了辅警,但她还是不顾辅警的劝阻继续砸电话亭,辅警迫于无奈,只能把警察找过来。

她下意识看了眼自己,她穿的是自己的衣服。

“请出示一下身份证件。”

警察按部就班,因为她没穿白大褂,所以并不知道沈少君就是隔壁武警总院脑外的主任专家。

听到警察这么说,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差,气息依旧不稳。

“身份证。”警察见她没动静,又说。

如果让医院的人知道她这幅样子,她还拿什么脸面对?

还有她爸爸妈妈如果知道了这件事,会怎么看她?

她一下子有点懵了,嘴唇微微颤抖,整个人非常不对劲。

“我……我没带……”

“那你叫什么名字?”

警察拿出警务通,只要有名字,就能查到具体信息,爸妈是谁,家住哪里,在哪里工作等等,都能知道。

公用电话亭已经被她砸的稀烂,椅子的腿脚也已经断裂,她的手虎口的位置因为用力过度已经撕裂,正在滴血,看到这一切,沈少君终于知道自己麻烦大了。

“我……我……”

好一会,她也不说出名字,警察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小姐,你现在涉嫌破坏公用设施,请你配合调查。”

让她怎么说?

她现在敢说自己是沈严的女儿吗?敢说是武警总院脑外科的主任专家吗?!

不敢!

她不敢让任何人知道!

她迟迟不说话,警察只能公事公办,把人带到警察局。

在上警车的时候,正好被追上来的杨看到,可惜杨瘸着一条腿,想追警车只闻到尾气而已。

到了警察局,因为她什么都不肯说,不配合调查,所以警察按照惯例把人暂时关进了看守室里。

醉鬼色眯眯地看着她,她只能把自己尽量蜷缩成一团缩在角落,尽可能的降低存在感。

就在她心里一片绝望时,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取出一看,是杨。

都是因为你!

如果他不拿小时候的那些事刺激她,她能失控吗?!

沈少君现在恨不得吃了这个人,怎么可能还会去接他的电话。

杨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沈少君一个都不接,最后只能发了条短信给她。

别怕,我马上就到。

看到这几个字,沈少君脸色大变,手也跟着颤抖起来。

他……知道她现在的情况!?

如果他来警察局报她的名字,她就完了啊!

她的手抖得几乎拿不住手机,连忙回拨过去电话。

杨很快就接通了。

因为杨没追上警察,他不知道沈少君具体被带到了哪个警察局,再加上沈少君缄口不语,所以查到她的具体位置花了点时间。

“柔柔,你现在怎么样?警察有没有为难你?你别怕,我马上就到了,你再等我一会。”他尽量用安抚的口气说。

沈少君的脸色又白了几分:“我丢不起这个人,你别过来……”

“柔柔?”

“算我求你……我求你……别来……”

杨沉默了。

“二十年你都没管过我,我求求你现在也别管我,我真的丢不起这个人你知不知道!?”沈少君压低声音,情绪几近崩溃。

“好,我知道了……”杨声音艰涩,没再多说什么。

沈少君挂了电话,把脸深深地埋进膝盖之间。

夜色更浓,繁华的城市霓虹交织,整个城市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看守室里却静悄悄的,落针可闻。

沈少君一动不动,维持着这个姿势。

周围的人早就已经睡了,而她却怎么也没有睡意,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办。

突然,脚步声传来,接着金属碰撞的声音响起,她所在的看守室的门关了又开,有人走了进来。

沈少君就像入了定,根本不在乎周围。

直到有人坐在她旁边,一件大衣轻轻的披在她身上,她才木然地抬起脸,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眼前时,她整个人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