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1章 太扯了

这个人冷淡,不是因为故意拿乔,而是性格使然。

林澈的思维是直线型的,对身边的人,她只区分为两种“自己人”或是“外人,杨是秦凡凡认的干哥哥,而秦凡凡是她最好的朋友,那杨自然被划分到了自己人这里,对他不会有任何戒心。

杨突然觉得自己刚才那点猥琐的小心思都是对眼前这个人的亵渎。

“这里的风景真不错啊。”

“还有更漂亮的呢。”

林澈按下手边的一个按钮,突然屋顶从中间慢慢往旁边移动,天空一点点在眼前放大,最后四面八方全都变成透明!

杨暗暗吃惊,天空就这么放大在眼前,好像一伸手就能碰到如墨的苍穹!

林澈躺下,看着倒垂的夜幕出神。

曾经无数个夜晚两人躺在这里一起看看星星,然后相拥而眠。

林越之,你是迷路了吗?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吗?你现在到底在哪里?你给我一个电话,我马上就能带你回家,就是上到上下火海我也会到你身边,只要你给我消息……

看着这片天空,林澈一下子有些失控,眼泪悄然无声的划出眼眶,最后没入耳鬓的黑发之中。

杨也躺着,晕晕欲睡之际一扭头就看到这一幕,睡意骤然消失,脑子一片空白,只剩下眼前无声哭泣的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连杨自己也不记得,两人谁都不说话,林澈看天空,他看林澈。

时间不知不知觉悄然流逝,等他再次睁开眼时,林澈的脸近在咫尺。

两人竟然都睡着了,林澈侧着身体面朝他,被打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

杨鬼使神差的伸手接下那滴眼泪,眼泪从他指尖滑落,却掉在了他的心上。

他不知道自己看了她多久,直到日出东方天色放亮,他才猛的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就这么看着这个人看了整整一个晚上!

这个人就这么突然出现在了他的生命中,毫无征兆的霸占了他所有的注意力。

措手不及。

杨猛地坐起来,混乱地抓抓头发,他不会是喜欢上这个人了吧?

这也太太太扯了吧?!

杨抽了自己一巴掌,清脆的一声啪,惊的沉睡中的林澈皱起眉头,杨顿时一动不敢动,直到林澈再度呼吸平稳后他才像做贼似的惦着脚尖偷偷离开。

哎呦,如果让其他组的教练看到他这个样子,还不嘲笑死他啊?

杨回家洗了个澡,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林澈睡着的样子。

床边小白猫喵喵地叫。

猫发春了,人也不远了……

杨把脸埋在被子里,妈的……他发春了啊!他竟然也会发春啊……!他肯定是发春了啊……!

啊啊啊啊……!

这要是让秦凡凡知道他对林澈发春,他的脸往哪里放啊?!

啊啊啊啊……

冬天来了,春天不远了。

大年初一,阳光明媚,五楼传来砰的一声,四楼的吊灯哐当直晃,住户被吓地逃窜出去。

杨把床折腾散架了。

下午,人模人样的杨在一众怪异的目光中离开,嘴角斜叼着一根拐棍糖,潇洒的往哈雷摩托车上一坐,风驰电掣离开。

他在林家附近找了个制高点,用望远镜看林澈的一举一动。

他是在暗中保护她,绝对不是偷窥!

作为一名专业的保镖,他还是很有职业素养滴。

林澈和小玉给毛球洗了个澡,两个人都被毛球弄得浑身湿透。

杨的望远镜镜框中出现正在脱衣的林澈,林澈走进卧室就把湿哒哒的外套脱了,然后走到窗边拉上窗帘。

杨眼前只剩下一大片小碎花,他不甘心的用肉眼远眺,还是什么都没看到……

哎……

杨摸摸鼻子。

什么职业素养,早不知道被踹到那个犄角旮旯啦!

林澈洗好澡换上干净的衣服,正在吹头发,搁在茶几上的手机嗡嗡嗡地震动起来。

大年初一,都是拜年的短信,她懒洋洋的扫了一眼,是chloe。

“回来啦?”

“澈!嗷嗷……我的脑袋瓜子被开瓢了呜呜,呜呜呜呜……你快来啊……呜呜呜呜……好多血啊……呜呜呜呜……”

电话那头的chloe呜呜呜地哭,操着一口东北口音,林澈听得有点头大。

某医院急诊室内,委屈巴巴的chloe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林澈总算听明白了,顾不上还在滴水的头发,换上衣服赶紧出门。

另一边,杨也正在接电话。

“你爸妈想和我一起吃饭!?就今天晚上!?几点?六点?”

“有问题?”

“没问题!没问题!我一定到!”

“那……你别忘了啊……”

“不会忘!放心吧柔柔,我一定准时到!”

杨挂了电话,再看一眼林澈的卧室方向,林澈早就已经不在啦!

她急急地坐上车子,车子朝chloe所在的医院疾驶而去,杨见状,跳上摩托车追上去。

Chloe今天也真够倒霉的,大年初一被一把从天而降的剪刀砸了脑门。

这件事说起来他特别冤枉。

昨天晚上在酒吧玩了一个晚上,一身酒气准备回家换衣服,谁知走着走着一把专门修剪花花草草死沉死沉的剪刀就这么冲着他脑门直接砸下来,他的脑袋就好像是飞镖盘,那剪刀找准了红心戳,当场就把他的脑袋戳破了。

血哗啦啦的往下流,他一度以为自己这次死翘翘了。

砸他的那个人也觉得很冤枉。

她一年到头也就这天突然想到给围墙上的花花草草修剪一下,谁知道手一滑,剪刀就这么掉了。

而且正巧砸在从她家围墙下路过的Chloe的脑门上。

剪刀的主人当场就被吓傻了,手忙脚乱不知道该怎么办,过了一会,剪刀主人终于回过神来,冲进家里。

Chloe一看情况不对,这人不会是想找人来把他拖进去,然后毁尸灭迹吧?

被砸死已经够冤了,就是死他也绝不让人把他做成叉烧包!

撑着一口气,chloe捂着冒血的脑袋踉踉跄跄跑到路边,拦了辆计程车去医院。

这二货自己补脑地太猛,剪刀主人其实是回去拿手机,打电话叫救护车,救护车来了,人没了,只留下地上一滩红艳艳的血和不知所措的肇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