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3章 划条道出来

等chloe的盐水全都挂完林澈才离开,凌晨的街道一片萧肃,哈雷摩托呼啸而过,眨眼已经在百米开外。

林澈没注意到手机早就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

整整六个小时不知所踪,不明生死!

“老板,你不能出面!”阿文急急忙忙地想拦下季南风。

“你让开。”季南风指甲都已经嵌入了掌心里,眼睛猩红,六个小时的漫长等待活生生的把他的眼睛逼出了血色。

“老板,孙小姐的人已经在找了,你现在就算过去也帮不上什么忙。”

“那我也不能坐在这里!”

她是离开这里后失踪的,和他脱不了关系!

然而车子刚开出酒店停车场,孙菲的电话来了。

“人找到了,我们的人正在保护林澈妹妹,你千万不要做傻事自乱阵脚。”

“她……怎么样?”黑暗中,季南风的声音有些发颤。

“什么事都没有,虚惊一场。林澈妹妹刚刚去朋友那里了,Chloe,你应该知道这个人吧?他病了,林澈妹妹在照顾他。”

孙菲没把全部实情告诉季南风。

然而季南风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如果林澈只是去朋友那里,为什么保镖会被打晕?是谁打晕的?又是谁带她去的?

黑暗的车厢里一片死寂,季南风挂了电话,眯眼沉思。

阿文想把车重新开回酒店,但季南风吩咐道:“去看看。”

阿文从后视镜中看了他一眼,提速。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林家的私人马路外,没有进入林家的监控范围内。

几分钟后,一辆哈雷摩托由远及近,在擦过车子的一瞬间,季南风清楚地看到哈雷摩托上坐着两个人,虽然都带了安全帽,但季南风很清楚后座的那个人是谁。

但开车的人是谁?

是带走她的人吗?

季南风撤下车窗,阴沉狭长的眸子盯着那辆车,很快,车子拐进了林家的私人马路,最终消失在视野之外。

车子最后停在主宅的台阶前。

刘管事和王嫂听到声音,纷纷跑出来,看到林澈平安回来,不约而同松了口气。

“小小姐,出了什么事吗?今天怎么那么晚?”王嫂担忧地看着林澈。

“chloe病了,我去看看。”

林澈自动略去和季南风的事,拿出手机一看,不知何时已经自动关机了。

“杨先生,今天谢谢你啊。”

“别客气,很晚了,快进去吧。”

“你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

杨戴上安全帽,冲林澈挥挥手,哈雷摩托很快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路灯在两旁飞速掠过,很快哈雷摩托又到了那个十字路口。

季南风的车子还停在那里。

车身黝黑,就连车窗玻璃都是黑漆漆的,仿佛和这无边夜色融为了一体。

杨不知觉放慢车速,他的身影投射在车窗玻璃上,他下意识的转头看向那车窗,漆黑的玻璃完全看不到任何东西。

然而玻璃后的季南风也正盯着杨,两人的视线一瞬间胶着在一起,下一秒,哈雷摩托呼啸而过。

摩托车开出去了百米,突然车尾甩起,整辆车几乎在空中旋转了三百六十度,后轮都离开了路面,落地时,车子稳稳的停下。

车头对着车头!

空气中还残留着急刹车发出的尖锐声音,轮胎因为高速摩擦路面而扬起一阵烟雾还没散去,整辆哈雷摩托看上去很不真切。

杨一身黑色皮衣皮裤,头上带着安全帽,浑身上下全都包裹在黑色之中,拧动油门时车身震颤,防风镜后的眼睛死死盯着季南风的车子,仿佛下一秒就要冲上去大开杀戒!

气氛凝重而肃杀。

刚才有人在和他对视。

这绝对不是他的错觉!

到底是谁?

无边夜色下杀气腾腾,战火一触即发。

车内的季南风和阿文都屏住呼吸看着百米开外的杨。

突然,哈雷摩托加速,就像失控的火车头朝季南风的车子撞过来!

没有一点避让的意思!

就在撞上的一刹那,阿文一手抓着方向盘一手抓着倒车档,然后重重踩下油门!

车子快速倒车,避开撞击。

杨不是找死,如果阿文不让,在撞上的时候杨会飞身而起,借着惯性直接用脚踹碎挡风玻璃!

他要看看,车里的人到底是哪路神佛!

两辆车拉开距离,犹如两头蓄势待发的野兽,准备随时冲上去撕咬对方。

僵持了几分钟,杨脱下安全帽,头发一甩,下巴微抬,手指直指车里的人。

下来,让小爷看看到底是谁。

季南风眯眸,呼吸深沉,僵持了两秒钟后,他毅然打开车门。

看到他脸上的面具,杨眉头挑了挑。

趁林澈睡觉时他查了酒店记录,查到一个叫季南风的人。

做他们保镖这一行,能不知道这两年新晋海运大亨季南风吗?

这个人身份背景如何先不论,刚这个人的面具就足够有特色了,所以季南风一走下车,杨立刻就认出了眼前这个人就是季南风本人。

“有事?”

季南风一开口,深沉沙哑的嗓音穿破黑暗灌入杨的耳朵。

杨掏出一根拐棍糖用牙齿叼着,微微眯起的眼睛上下打量对方,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明人不说暗话,你什么路数?”

“不关你的事。”

“你欺负林小姐,那就关我的事。”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欺负她了?”

“这里……”杨点了点自己的唇角:“你不会忘了自己在林小姐这里留了什么东西吧?”

季南风狠狠眯眸,眼底闪过狠厉。

“保镖是你打晕的?”

“现在关我的事了吧?”

突然杨的眼神变了,身形一闪,拳头如闪电般朝季南风的门面袭去,很快杨知道对方也是个搏击高手,就像那天树林里的那个神秘人。

难道……

杨突然想到什么,两人的拳头重重撞在一起,指关节被硬生生的擦掉一层皮。

“哥们,划条道出来,你到底是哪边的?”杨扬声问。

然而季南风只是淡淡扫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转身朝车子走去,就在他打开车门时,他终于开口,语气风轻云淡:“不关你的事。”

杨想上前阻拦,但被下车的阿文拦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