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3章 全凭刷脸

入夜,这座城市却更加喧闹。

浦江两岸灯火璀璨,一栋栋拔地而起的建筑物鳞次比节,万国建筑群在灯光的照射下看上去更加奢华,让路过的人忍不住驻足停留。

位于这繁华中心的华尔道夫大酒店门口豪车云集,一辆辆有序地停在酒店门口,然后由泊车小弟停入停车场。

没有发出一张邀请函,而收到消息的各大企业集团的老板总裁董事长们纷纷前来参加韩小静的任职庆祝酒会,和三年前凄凉的光景完全不同。

衣香鬓影中出现一抹粉色,林澈和杨到达。

在这一片争奇斗艳中,林澈的粉色显得特别无辜清纯,她特地选了这条不出挑的礼服,不抢韩小静的风头。

“林澈妹妹!”

韩小静手执酒杯笑吟吟地走过来。

她穿着正红抹胸鱼尾礼服,贴身的剪裁勾勒出无懈可击的曲线,走路时纤腰扭动带出裙摆飞扬,气场全开的她犹如是这个会场的女王。

“妈呀,小静姐你简直是妖孽啊,怎么能那么漂亮啊?我都不敢站在你旁边了哎。”

韩小静的这身礼服是林澈帮她挑的,就连那一双绛紫色的丝绸高跟鞋也是,这身衣服要是穿在林澈身上,绝对像偷穿妈妈的衣服,但身高一米七五的韩小静却能把这身衣服穿出极致。

她们几个之中身材最好的就是韩小静,虽然生过孩子,但一点都不影响她的好身材,反而上围的纬度比之前更可观,简直就是女性的公敌,男人的梦中情人啊!

林澈很自觉的不和韩小静比身材,这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

“哈哈哈,没办法,我实在是太优秀了哈哈!”

韩小静一摊手,表示无奈。

紧随其后的成旭东用怨念的眼神看着林澈:“林澈妹妹,这套衣服是你挑的?”

成旭东安顿好女儿后去接韩小静,看到韩小静这幅打扮差点喷鼻血,那别的男人呢?肯定恨不得扑上来啊!

不行,必须换掉!

最好从头包到脚,一块皮肤都不准那些色狼看!

然而韩小静告诉他这衣服是林澈送过来的,说什么也不肯换掉。

从踏入会场到现在,只要是男人都会把目光定格在韩小静身上,有些猥琐的还要多看两眼,都快把成旭东气死了。

入口的是红酒,消化的却是老醋,成旭东浑身上下都弥漫着一股酸味,隔老远都能闻到!

“我错了旭东哥,这也不能怪我啊,小静姐穿什么都好看,今天这套衣服要是穿在我身上,绝对穿不出这个效果。”

“哼……那是……也不看看这是谁的老婆。”

“当然是旭东哥你的老婆嘿嘿。”

成旭东被三言两语哄的心情大好,小样儿眉开眼笑,就像中了大乐透。

“傻,把嘴巴闭紧。”

韩小静睨了他一眼,成爸爸立刻把嘴闭上,偷着乐。

然而风情万种的韩小静却没有让杨感到惊艳。

杨礼貌性的朝韩小静点了下头,丝毫没有被迷到,但看向林澈时,眼底浮现出几分迷恋。

韩小静把这一幕看在眼底,似笑非笑的挑了下眉头:“走吧林澈妹妹,我先把你喂饱。”

两人手挽着手朝自助餐吧走去。

“林澈妹妹,你的保镖一个比一个帅啊,你选保镖的标准是不是一定要长得帅啊?”韩小静半开玩笑。

“杨是凡凡的义兄。”林澈没多想。

“那他……”韩小静美眸转了一下:“那他也是S·W的负责人了?听说他很大牌的,曾经有人想出重金请他做保镖他却没答应。”

韩小静说着用眼角余光扫了下杨,只要是正常男人看到她绝对不可能这么无动于衷,这个人要么对女人没兴趣,要么心里已经有喜欢的人。

从刚开始到现在,这个人的视线就没从林澈身上移开过,虽说是保镖,但也好像有点不太寻常。

林澈冲杨笑笑:“是小凡凡拜托的,他不好推辞啦。”

“原来是这样啊……”

他手下能干的保镖那么多,为什么偏偏要亲自出马?

韩小静笑笑,似乎明白了什么。

想罢,她忽然停下脚步,对杨说:“杨先生,会场很安全,你不用那么紧张林澈妹妹,这里不会有危险的,你去随便走走吃点东西吧。”

“小静姐说的对,你自己去放松一下吧。”林澈想想也对。

“但是……”

“没什么但是,这里里外外都是保安,林澈妹妹出不了事。”

韩小静打断杨,但杨不走,还是用一步之遥的距离跟着她们。

成旭东同样如此,就像个跟屁虫似的跟着,韩小静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生怕自己的老婆被人拐走似的。

“你看他和成旭东是不是很像?”韩小静用眼神示意身后的两个男人。

林澈还没察觉韩小静的暗示,拿起盘子漫不经心反问:“什么像?”

“哎,你那么聪明,怎么在这方面那么迟钝啊?算了算了,反正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林澈不以为意,把喜欢的东西夹到盘子里。

她见杨手上空空的,给他递去一个盘子,杨犹豫了下接过,这时季南风正好步入会场,看到这一幕,眼球一下子紧缩,仿佛被什么刺激到了。

韩小静无意间往门口瞥了一眼,看到了季南风:“哇,看来我的面子还挺大的,A·C集团的季南风竟然也来了。林澈妹妹,我先过去打个招呼哈。”

林澈回头,看到季南风的一瞬间,笑容猛地一僵。

果然是他。

今天这场宴会没有邀请函,全凭刷脸,她没想到季南风竟然也会到场。

林澈呼吸不稳,连忙撇开眼。

杨定睛眯眸,和季南风的视线在半空中交汇,火花迸裂。

而不知内情的韩小晴已经放下盘子朝季南风走去。

林澈随便拿了一些食物朝旁边的就餐区而去。

一看到季南风就想到那个吻。

那么霸道,那么强势。

至今嘴唇上好像还残留着那烫人的温度。

林澈从来没有那么害怕过一个人,但现在她真的怕季南风在这种场合再做出那种事!

然而林澈一转身,季南风抬脚便朝她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