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1章 补脑子的

两人并肩走来,唐很甜拿着一叠碗筷,萧雨清手上端着一个汤锅。

“他们出来啦!”霍萱萱眼尖,以为自己先发现他们,连忙推了下萧雨涧让他注意一点,谁知萧雨涧更加放肆,故意在她腰上捏了一下,惹得她娇呼连连。

“终于舍得出来了啊。”萧雨涧舒舒服服地躺在沙滩椅上,侧头看向走来的两人,语气懒洋洋的:“刚刚萱萱说如果你们再不出来,她就要去看看你们是不是在里面把孩子都生好了。”

“讨厌,我是开玩笑的。”霍萱萱往萧雨涧嘴里塞了一个葡萄,笑吟吟地看向唐很甜:“唐小姐,你别见怪啊,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开玩笑而已。”

唐很甜脸色微白,刚想开口时,萧雨涧咽下葡萄闲闲地说:“这就是你不对了啊萱萱,唐小姐冰清玉洁,怎么能让你开这种玩笑呢?对吧唐小姐?”

只要长耳朵都能听得出他口气里的讽刺,唐很甜努力深吸了口气,勉强笑了笑,讨好地问:“萧先生,喝鱼汤吗?我煮了点鱼汤。”

“不要。”萧雨涧不留情面拒绝:“我吃惯了大鱼大肉,这种清淡的东西还真下不去口。”

唐雨清以为他哥是怕吃不惯,放下锅子劝道:“哥,我刚才在厨房先尝过了,唐医生煮的鱼汤真的很好喝,不信你可以尝尝看,保证你会喜欢的。”

唐很甜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连忙拿碗给萧雨涧盛,但萧雨涧还是一点都不留情面,挥挥手:“不喝不喝,谁喜欢谁喝。”

唐很甜闻言尴尬的不知所措,抬头看向萧雨涧,然而看到的却是萧雨涧吞下霍萱萱喂他吃水果的画面。

她的眼圈不争气的红了红,心里又委屈又难受,一颗心好像破了一个大洞,冷风不停地往里灌。

“那让我喝。”侯言笑嘻嘻的拿走她手里的汤碗:“我喜欢喝,谢谢你啊唐小姐。”

“喜欢……就好……”唐很甜勉强笑了笑。

“唐医生,你别难过,我哥就是这样的,他不喝我喝,你炖的这个鱼汤真的很好喝,不喝是他的损失哈。”萧雨清给自己盛了一碗,看唐很甜满脸失落,用肩膀故意轻轻撞了她一下,然后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我没事,你喜欢多喝点,我再给你盛。”

看萧雨清三两口就把半碗汤喝完了,唐很甜便主动给他添了半碗。

“谢谢你啊唐医生,哥,你真的不尝尝吗?真的很不错呢,你再不喝等会想喝可就没有了啊。”

“那你就多喝一点吧!补脑子的。”

萧雨涧继续享受霍萱萱的服务。

“不喝就不喝,干嘛要人身攻击嘛。”萧雨清摸摸鼻子,转而问侯言:“言哥,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这个汤好喝吧?”

侯言翘着二郎腿,漫不经心的啧了啧:“好喝是好喝,就是太咸了一点,如果能淡一点就更好了。”

萧雨清尝了一口:“不咸啊,言哥,你的口味怎么越来越淡了啊?吃点盐会死吗?”

“多吃盐会加速血管老化,得老年痴呆症的风险也会变大,小朋友,不要仗着年轻就随意挥霍啊,等你到了我们这个年纪就知道健康有多重要了。”

“切,言哥你就放心吧,祸害留千年,你不喜欢就别喝了,都留给我喝,我喜欢,哼。”

萧雨清很给面子又把半碗汤全都喝下肚:“唐医生,你别听他们瞎说,你做的这个汤真的超级好喝,今天这锅鱼汤我全包了!”

“喝不完今天别想给我下船。”这时萧雨涧摘下墨镜,懒懒的抬眸,目光扫过萧雨清顺便也瞥了唐很甜一眼。

他勾着唇角,狭长的双眸看起来懒洋洋的,笑得慵懒又惬意,唐很甜的心跳被他看得不争气的加速起来,傻傻的愣在原地看着他。

“去,到厨房拿点蔬菜来。”萧雨涧哂笑,收回目光对萧雨清说,萧雨清撇撇嘴,只能放下碗。

“还是我去拿吧。”唐很甜被他笑得无地自容,正好找个借口离开,她自告奋勇,说着转身朝船舱走去。

“一个人拿多重呀,唐医生,还是我们两个一起吧。”萧雨清见状,连忙跟上去,看到这一幕的萧雨涧眸子微微眯起,眼神不自觉的沉了下来。

从上船开始,萧雨清一直粘着唐很甜,处处帮她,这两个人什么时候关系那么好了?!

萧雨涧想到这里,心里不爽极了,对着唐很甜的背影脱口而出:“我让你去拿了吗?”

唐很甜的背影微微一僵脸色发白,随即加快脚步离开,假装什么都没听见。

但他怀里的霍萱萱听得很清楚,她暗暗大吃一惊。

以萧雨涧的家室和相貌,不管走到哪里注定了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身边美女无数,主动的被动的太多了,只要一个不留神就被会其他女人趁虚而入,这点霍萱萱太明白不过了。

一开始她只是觉有点奇怪,萧雨涧对谁都是笑盈盈的,即使面对偷拍的粉丝也不会给脸色,但是从刚才开始他没看过唐很甜一眼,如果是其他人,或许这很正常,但他是萧雨涧,放在他身上就不正常!

听到他挖苦的话,霍萱萱终于什么都明白了。

这个女人和萧雨涧是认识的。

霍萱萱突然想到许慧灵,靠和萧雨涧传绯闻博人眼球,但那些绯闻突然之间销声匿迹。

还有传闻许慧灵被萧雨涧拉黑了,而她和泰阳影业的几个合作突然改成了公关部的人和她接洽,不管她怎么约萧雨涧,萧雨涧都用各种理由推脱,霍萱萱之前百思不得其解,现在突然焕然大悟。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霍萱萱,这一切肯定和眼前的女人脱不了关系,他们关系匪浅!

想到这里,霍萱萱感到前所未有的危机。

她要牢牢抓住萧雨涧,绝不让任何人破坏!

想罢,霍萱萱聘聘袅袅的站起来,娇滴滴地说:“太阳好晒哦,我去拿件防晒衣,等我萧少,我去去就来。”

萧雨涧笑着拍了下霍萱萱,霍萱萱还以飞吻即扭着水蛇腰风情万种的朝船舱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