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4章 被人举报

在地上不知道坐了多久,唐很甜给萧雨涧发了个微信:我们好好谈谈可以吗?我在家等你。

然而发过去后,消息如石沉大海。

唐很甜坐在沙发上,双手抱着膝盖,她盯着手机看了好几个小时,只要一有动静她就急急忙忙查看,但不是垃圾短信就是广告推销的,时间越来越晚,就连打诈骗电话的人也睡觉了。

从不觉得二十年有多长,而现在只是几个小时仿佛过了几个世纪,如果找不到大哥哥,或许她这辈子就这样过了,但是上天安排了他们再次相遇,她就像飞蛾,义无反顾的扑了上去。

她有多喜欢大哥哥,现在就有多喜欢萧雨涧,有多喜欢萧雨涧,她就有卑微。

卑微到连质问的勇气都没有!

唐很甜突然觉得自己很可悲。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铃声蓦地响起。

她这个人如遭电击,迅速抄起手机,是方一俊打来的,她顿时一惊,想起怒气冲冲摔门而走的萧雨涧。

“喂?”她赶紧接通电话。

“唐小姐,是我,方一俊。”方一俊声音听上去有点着急:“唐小姐,你现在能不能来一趟市警察局,萧总出了点事,你开你自己的车过来接萧总可以吗?”

唐很甜慌张地站起来:“到底出了什么事?”

“萧总和朋友聚会的时候被人举报聚众吸du,现在人已经在警察局,萧总喝的有点多,正在发火,警局门口堵了好多记者,萧总和我的车子的车牌记者们都知道,吸du不像绯闻,压一下就能下去,我怕萧总会有麻烦,所以……”

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我知道了,我现在马上过来,到了我给你电话。”

唐很甜赶忙拿上车钥匙出门,用最快的速度来到市局,果然看到市局门口堵了好多记者。

她停好车,给方一俊打去电话,方一俊把具体位置告诉她,走到他们所在的休息室门口,正要推开门,听到萧雨涧怒火冲冲的声音。

“方一俊走开,我要回家,别拦着我!”

“老板,外面都是记者,你不能直接出去哎。”

“我会怕记者?”

“老板,你现在是涉嫌聚众吸du,只要走漏一点风声,对你的名声不好啊。”

“我吸了吗?!我他妈的连烟都没抽一口!哪个傻子敢乱写?让开!”

里面传来一阵叮叮当当当的声音。

好像有什么东西被碰倒了。

唐很甜连忙推开门,看到方一俊拦着萧雨涧。

推搡的两人看到唐很甜,都停下动作。

“你怎么来了?”萧雨涧皱了皱眉,转而瞪向方一俊:“是你叫她来的?”

“萧总,这个真的不能开玩笑,就算是假的如果被记者拍到你在这里也会有麻烦。”

方一俊用眼神向唐很甜求救,唐很甜知道今天这事事关重大,就算萧雨涧能左右媒体风向,但万一被人恶意报道,就算只是在网络上只曝光一个小时,就算萧雨涧是清白的,吃瓜群众不会这么想,萧雨涧必定会名声有损。

唐很甜走过去,迎面一股浓郁的酒精味,萧雨涧喝了不少,所以做事才会没轻没重。

她环住他的腰,轻轻说:“萧雨涧,你冷静一点好不好?我知道你是清白的,我们一起回家好不好?”

萧雨涧不领情,推了推唐很甜:“我的事轮不到你来管,滚!”

唐很甜抱得更紧:“我不管你,回家以后你想怎么样都可以,我一个人在家很害怕,你陪我好吗?”

她的轻声细语仿佛带了魔力,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安心感觉,萧雨涧推开她的手渐渐软了下来,改成搭在她肩膀上。

方一俊见状,知道没事了,悄悄退出休息室。

萧雨涧低头看着唐很甜的侧脸,哑声说:“我只不过是想回家,是方一俊大惊小怪。”

“你喝了那么酒,我来开车。”

萧雨涧沉默了一下:“你什么时候和方一俊关系那么好了?”

唐很甜眼底闪过一丝惊讶,来不及细品他是什么意思,就被他扣着后脑勺,被迫抬起头时,酒精的气味直冲口鼻。

萧雨涧喝了不少酒,那些所谓的绅士风度全然不见,粗鲁肆意地堵上唐很甜的唇,就像一头发怒的野兽。

惩罚性的吻让唐很甜吃痛,萧雨涧借着这个吻消去大半怒气,许久之后,两人的唇分开,萧雨涧很满意唐很甜沉醉的样子。

“唐很甜,我对你来说到底是什么角色?”萧雨勾着她的下巴问。

“男……男朋友?”唐很甜不确定的说。

萧雨涧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不做否认。

“走吧。”

他转身,留下一个背影给唐很甜。

唐很甜站在他身后,看着他的背影,恍惚了。

她用了二十年终于找到了,整个地球六十五亿人口,偏偏让他们再次相遇,她努力接近他,迎合他,然而突然之间她有种深深的隔阂感,他们之间的鸿沟是那么大,大到即使她拼尽全力也没办法跨越。

唐很甜深吸口气,快步走到他身边,先他一步走到门口想帮他打开门,谁知她没来得及那么做,门突然从外被人推开。

是霍萱萱!

她还穿着唐很甜一样的连衣裙。

唐很甜惊愕,完全没想到霍萱萱也会在这里,而且她们撞衫了。

聚会、萧雨涧、霍萱萱……

他们今晚在一起……

唐很甜觉得头痛欲裂。

她看向萧雨涧,希望他能给她一个解释,然而萧雨涧却看着霍萱萱:“怎么了萱萱?”

霍萱萱看上去很疲惫,哭丧着脸:“外面好多记者……”

凡是和那个东西粘上边的明星,没一个好下场,就算今天她只是误伤,猜测将会伴随她很长一段时间,甚至有些人会趁机恶意抹黑重伤,这对明星来说是个致命打击。

萧雨涧抬眸看了眼门口方向,脱下外套照在她头上:“别怕,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你只要低头跟着我就行了。”

“你也是,不能这样直接出去。”唐很甜抓住萧雨涧的手。

萧雨涧皱眉,还没搞懂唐很甜是什么意思,她脱下外套罩在他头上。

“我不需要。”萧雨涧想把衣服扯下来。

“霍小姐和你在一起,你不为自己着想那你想想霍小姐,我的车子停在外面的马路上,只要上车就没事了。”

萧雨涧不是明星,不用担心粉转黑这种问题,但霍萱萱不一样。

萧雨涧眼眸深处闪过一道不可以思议的精光,他看向唐很甜,想从她那双漆黑明亮的眼睛里捕捉她的真实想法,但唐很甜撇开脸,对方一俊说:“方先生,能把你的外套借给我吗?”

方一俊一愣:“当然可以。”

他连忙把外套脱下,递给唐很甜。

唐很甜接过,道谢后把钥匙交给方一俊:“这是车钥匙,车子停在大门左边十米的地方,很好找的。”

说完,她朝门口走去。

萧雨涧见状眉头狠狠一簇,一把拽住她的手腕:“你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