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8章 吃火锅的精髓

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五点,唐很甜换了下鞋子就去厨房:“你等一下,我现在就准备晚餐。”

萧雨涧跟在她后面一起进了厨房,看她用一只手拿东西很不方便,这才意识到她是真的要准备晚餐。

“不要忙了,想吃什么?我给你做。”萧雨涧拿过她手里的蔬菜放一边。

唐很甜惊讶:“你会做?不对啊,我记得你连锅子放在哪里都不知道的啊。”

“不会我可以学,你只要告诉我你想吃什么就可以了。”

说到这个,萧雨涧突然觉得很惭愧。

他带她去高档餐厅,吃高档料理,却到现在还不知道她喜欢什么讨厌什么。

而她不管准备的早餐或晚餐里从来不会有他讨厌的东西出现。

萧雨涧觉得有些汗颜。

“我也不知道我想吃什么哎。”唐很甜想不出来。

“那我自己看着办了。”萧雨涧说着把她推出厨房。

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萧大少能会做饭?打死唐很甜都不信。

她朝厨房探去半张脸,偷看萧雨涧到底要怎么做。

萧雨涧当然知道自己的做菜水平,分分钟能做出一道黑暗料理,但以唐很甜性格,就是再难吃也肯定会吃完,所以为了安全起见,他已经想好了做什么。

他打了个电话出去,没过一会,有人送来一大包新鲜的蔬菜水果和肉类。

唐很甜马上就知道他要做什么。

“哇!我们要吃火锅吗?”她兴奋的问。

“没错,肉管饱。”想吃什么放锅子里刷一刷,他绝对是个天才。

没过多久,锅子里的汤底沸腾了。

萧雨涧以前不怎么吃火锅,不是因为火锅不好吃,而是根本没人能陪他吃。

“哎,你能不能快点啊?”

他还在慢条斯理地把东西一点点放进锅里,一旁的唐很甜有点等不及了,她都已经饿了,那么多肉只能看不能吃,心里就像被猫抓了一样,而萧雨涧还是像坐在高档西餐厅里,慢条斯理优雅至极。

这是吃火锅吗?

唐很甜心里是崩溃的。

“萧雨涧,你知道吃火锅的精髓是什么吗?”

“什么?”

萧雨涧刚说完,一双筷子抢走了他正在涮的羊肉卷,下一秒,还没完全烫熟的羊肉卷就进了唐很甜的嘴里。

太烫了。

吃完她吸了两口冷气,咧嘴傻笑:“这就是吃火锅的精髓啊。”

萧雨涧没搞懂,微微皱眉:“你刚才那片肉还没熟透。”

“是吗?我看差不多了。”唐很甜又瞄上了一块土豆,刚被萧雨涧放下去就被她捞了起来。

“萧雨涧,你也吃啊。再不吃就要没了哦。”她把土豆片塞嘴里,边吃边提醒萧雨涧。

萧雨涧额头挂下黑线,一桌子菜,就是两人吃到扶墙也吃不完,而且他又不会和她争,但总算明白了她说的精髓是什么意思了。

“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不跟你抢,你就不能等菜都熟了再吃吗?”萧雨涧又放了一些娃娃菜进去,但都还没烫熟又被夹走了哎。

“你以前都是这么吃火锅的?”他皱眉问。

“是啊,怎么了?”

不管跟她哥吃火锅还是跟何群一起吃,都必须用这种速度,羊肉挂着血丝,蔬菜还是生的,冻豆腐上的冰都还没化掉,但吃的一个欢快。

吃火锅就是要这个气氛这才好吃嘛。

萧雨涧挑挑眉,他长那么大还从来没有这么吃过。

简直难以想象。

但看到唐很甜筷子上的笋头,突然心里一动,把笋头半路劫走。

“哎,萧雨涧,那是我烫的啊。”唐很甜不满。

萧雨涧坏笑:“这不是你教我的吗?”

说着他把笋放进嘴里。

唐很甜惊讶了一秒钟,随即加入“抢菜”行列之中。

虽然只有两个人,但也能吃出一帮子人的效果。

吃到最后,两人都吃不动了。

其实萧雨涧早就已经撑了,他虽然是个大男人,但胃口没有唐很甜大,说出去有点丢人哎。

事后他吃了两片消化药,唐很甜却一点事情都没有。

消化功能倍儿棒。

她边帮萧雨涧按摩胃部边担心:“萧雨涧,你没事吧?是不是胃又痛了?”

“胃不痛,就是撑。”萧雨涧苦笑。

“哎,你一个大男人竟然胃口比我还要小。”

萧雨涧不跟她争论这个问题,甘拜下风了哎。

他认识的女生都是只吃一口就饱了,胃口比猫还小,肥羊肥牛这种个高热量的食物更不会碰一下,唐很甜倒好,不仅特别喜欢,吃得比他还多,他一个大男人竟然还没她能吃。

汗颜啊。

“萧雨涧,你是不是嫌弃我太能吃啊?”唐很甜突然有些不安。

“的确,胃口是不小。”

“那我以后少吃点。”

萧雨涧曲起手指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不准,你只要保持现在的样子就行了,不准减肥,不准节食,听到了没有?”

唐很甜摸了摸有些疼的额头,高兴地扑到萧雨涧身上。

夜深了,两人各自回房睡觉,第二天唐很甜六点半被闹钟叫醒,她和往常一样去厨房做早餐,没想到萧雨涧比她起的还要早。

不仅熬了粥,还煎了荷包蛋,比起第一次下厨,这次显然没有那么手忙脚乱。

这是唐很甜看到的。

而事实上萧雨涧的度假村的中餐厅的厨师长天还没亮就接到了他的电话,继林越之之后,厨师长再次噩梦重演。

说起来都是血泪哎。

吃好早餐,唐很甜接到医院的电话,让她回医院一趟。

“我送你。”

萧雨涧拿上车钥匙,二话不说送她去医院,在距离医院还有一公里的路口,唐很甜让萧雨涧停车,说什么也不让他送了。

萧雨涧知道她在顾虑什么,他的知名度那么高,的确会对她的工作造成困扰,想了想,他折中道:“你的脚还没好,我送你到停车场,不下车就在车里等你,这样可以吧?”

唐很甜想了想,觉得可以。

车子到了医院停车场,萧雨涧信守承诺没有下车,目送着她离开。

电话里让她直接去人事部,但她路过急诊室的时候看到罗薇薇,便停下来和她打招呼。

罗薇薇又惊又喜,拉着她上看下看:“唐医生,你回来了啊!你没怎么样吧?我看到新闻说是山洪爆发,当地村民失踪了两个,到现在都还没找到哎!真的太可怕了!”

“我没事,手受了一点伤,没什么大问题。”

“没问题就好,对了,新闻上说医疗队有一个人受伤,不会就是你吧?”

罗薇薇知道的情况都是从电视新闻上看来的,医院里没几个人知道她去援助医疗队了,这条新闻自然没有受到多少人关注,但知道的人看了以后都替唐很甜捏了一把冷汗。

“呵呵,整个医疗队都没事,就只有你受伤了,还真是矫情,受了一点伤就受不了了申请回来了,唐医生,你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

但显然有人不是这么想的。

李婉不知何时走到两人身后,语气里满是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