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9章 搞死一个人

章勇看来人来,连忙站起来。

是副院长。

穿着一袭白大褂,平日总是挂着浅浅笑容的嘴角此刻没有一点弧度,镌刻在他脸上的皱纹仿佛都深刻了几许。

锐利的眼神扫过众人,最后停在唐很甜脸上。

“唐医生,我听说当天晚上你也在值班,当时这两个病人是你接诊的,对吗?”

“是的副院长。”

“当时什么情况?”

“男伤者送来的时候已经没有生命迹象,女患者是因外力撞击而引起的脑水肿,当时情况很紧急,我给她做了抢救后准备脑穿刺引流,如果成功,或许……”

“但你最后什么都没有做。”李婉突然插嘴。

“我没有做,呵呵……我为什么什么都没做章主任你不是很清楚吗?”

“我?我怎么知道你那天为什么没有及时做?”章勇不冷不淡反驳。

唐很甜狠狠一皱眉,那天明明就是章勇把她从手术台前叫走的!

李婉一扫颓然,嘴角勾起一抹幸灾乐祸的弧度。

“副院长,唐医生还年轻,的确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但我相信她是可以改进的,这次全当给她一个教训,我相信以后唐医生在别的医院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我……”

“章主任。”

唐很甜打断章勇的假惺惺。

“我有没有错,把当时所有护士和医生叫过来对峙不就一清二楚了吗?”

章勇脸色变了变:“这个我当然会做。”

“还有,你最好再调查一下为什么那天李婉李医生没有来,据我所知,她的家离医院只有十分钟,但是她是第二天才到的,李医生,我说的对吧?”

唐很甜话锋一转,李婉的脸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白,难看的不得了。

章勇不动声色瞪了眼唐很甜:“那天李医生没有轮到值班,本来就应该在家里休息,这和你耽误病患导致病患死亡没有任何关系。”

“她休假?急诊室里哪个医生在休假的时候不是接了电话就赶过来的?那天情况紧急,急诊室人手不够,给李医生打了很多通电话,她都说会尽快够来,但是事实上她一整个晚上都没有出现!作为急诊室的一名急救医生,接到电话后迟迟不到工作岗位!”

“唐医生!现在在说的是你的问题,请你不要把脏水往李医生身上泼!”

章勇明显动怒了,转而对副院长说:“副院长,我收回刚才的话,这个人我管不了,我这个小庙容不了她这尊大佛!”

唐很甜冷笑:“医生没有医德,没有医心,可悲!”

“唐很甜!你别血口喷人!”李婉怒道,当着副院长的面指着唐很甜骂:“明明是你自己害死了人,还想把我也拖下水,你才是最不配做医生的那个!”

副院长用手压了压几个人的怒火:“好了,大致情况我了解清楚了,我会成立调查组,给死者家属一个答复,唐医生,宣传片的拍摄暂时暂停,你这段时间配合调查,到底谁有错,医院一定一查到底。”

唐很甜隐忍着怒火点头,脸色依旧不大好看。

三条人命已经没有了,一个家庭就这样悄无声息的陨灭了,那个孩子都还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美好!

作为医生,这才是她最心痛的。

可有些人不为此反省,完全没把三条人命放在眼里,今天是这三个人,明天又会是哪个倒霉蛋?

唐很甜眼圈红了红,却又倔强的挺直背脊,仿佛她的脊椎是一根钢铁。

她第一次强烈的想要搞死一个人。

到了走廊,她深吸一口气,拿出手机拨出一个电话。

老是说她仗着有人撑腰不把人放在眼里,她这次就体验一回什么叫不把人放在眼里!

同时,章勇办公室内,章勇对李婉使了个眼色,李婉心领神会,转身去倒了杯水给副院长。

副院长迟疑了下,没接,转而对章勇说:“这件事恐怕不好弄,尤其是这件事还牵扯到了你和李婉,前段时间你们的事情在医院里面闹得沸沸扬扬,要不是我力保你,你恐怕已经不在这个位子上了。”

“是是是,大伯你说的对,大伯,幸好这里有你,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出事的。”章勇狗腿的笑。

“你想不出事,就给我安分一点。”

副院长瞥了眼李婉,李婉顿时有些尴尬,只能干干一笑。

章勇舍不得自己的小情人受委屈,冲李婉挥了挥手,李婉马上溜之大吉。

医院里的人脉关系错综复杂,副院长是章勇的亲大伯,章勇之所以能在急诊室作威作福,全仗着有副院长撑腰,李婉就是看中了这一点,所以才大学刚毕业就跟了他,虽然没名没分,但在急诊室里面没人敢得罪她。

李婉没走几步,迎面走过来两个中年男人。

李婉走在走廊中间,以为男人会让她,但没想到两人一左一右停在了她面前。

她顿时心里一沉,暗叫不好,不动声色道:“借过一下谢谢。”

“你是急诊室的医生?”其中一个男人开口问她。

他们的目光都落在她胸口的铭牌上,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名字和科室。

再往下走,就是章勇的办公室。

他们肯定是躲过了保安想去找章勇。

半路被她碰到了。

李婉不动声色想了想,脑中灵光一闪。

“没错,我的确是急诊室的医生,你们是刘光远和陈红丹的家属对吧,那天我也在场,整件事我很清楚。”

“你知道?”男人半信半疑。

他们来讨要说法,但整个医院三缄其口,李婉是第一个对他们主动开口的人。

“当然知道,当天接诊的医生名叫唐很甜,本来陈红丹是可以救回来的,但她为了业绩,说什么也不让我帮忙,等我发现的时候陈红丹已经不行了,如果你们真的要找人偿命,那就去找她吧,她不仅害死了陈红丹,也害死了她的孩子,但因为她上面有关系,所以医院下了封口令,不让我们开口。但我看你们实在太可怜所以才告诉你们的,要不然你们就算闹一百年也不会知道真相。”

听到这里,两个男人已经瞋目切齿。

其中一个男人一拳打在墙壁上,拳头都爆出了血花。

如果这一拳打在人身上,半条命都能交代出去。

“这个唐很甜现在在哪里?”男人用猩红的眼睛瞪着李婉,咬牙切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