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2章 山不转水转

萧雨涧从来没有说过请和我交往这种话,就像当年的徐志超一样,因为自然而然走在了一起,所以被外界传成了一对,而现在是她自己误会了。

她用力抽回手,留给萧雨涧一个纤瘦却又笔直的背影。

她走的很快,Can几乎都要跟不上她的脚步。

司机还在楼下等。

看到两人下来,他连忙下车去开门,但唐很甜只是把小家伙送上车。

“很甜姐姐,那你呢?”小家伙怯生生的问。

他虽然顽劣,但此刻也不敢乱说话,生怕唐很甜更加不开心。

“我自己会打车,你跟伯伯走,乖。”

小家伙还想说些什么,但唐很甜没给他开口的机会,关上门对司机叮嘱了两句,司机便开车着走了。

目送车子离开后,唐很甜的眼泪再也忍不住,眼泪成串成串落下来,怎么也止不住。

真的结束了。

眼泪模糊了她的视线,那么剧烈又无声。

她怎么也看不清前面的路。

把萧雨涧彻底从她生命中拔出后,她不知道自己还剩下什么。

假装的坚强只是留给自己最后的一点颜面罢了,即使输,她也要潇洒的离开。

但现在,她再也装不下去了。

“师兄……师兄……我和萧雨涧分手了……我们分手了……”

她拨通电话,哭着叫何群。

何群扔下鼠标,抛下游戏里的队友猛地站起来:“很甜,你先别哭,你慢慢说,你在哪里?我现在马上过来找你。”

“我……不知道……”

“你打开微信,把位置和我共享,你就在原地等我,哪里都不要去,知道没有?”

唐很甜哭着点头,按照何群说的把位置和他共享。

何群赶到,看到蹲在路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唐很甜时,心都难受的揪在了一起。

“别哭,我带你回家。”

听到何群的声音,唐很甜仰起头,眼泪依旧吧嗒吧嗒往下砸,是那么汹涌又剧烈。

何群把她紧紧搂在怀里。

唐很甜楞了一下,随即哇的一声哭出声来。

她压抑的全部在这一刻爆发,她在何群怀里嚎啕大哭,撕心裂肺。

“师兄,我和萧雨涧彻底分手了……我们真的分手了……再也不可能在一起了……我终于说出这两个字了……师兄……师兄……我说了分手……呜呜……”

何群眼圈红了红:“没有了他你还有我,我永远都是你哥,嗯?”

深夜的马路上,何群就这样陪着唐很甜坐在那里,她哭的几乎脱力,靠在何群肩头抽泣,虽然闭着眼睛,眼泪却还是止不住。

她以为萧雨涧现在肯定正在和霍萱萱庆祝,霍萱萱也是这么以为的,她好不容易费尽心思终于让唐很甜主动退出,萧雨涧也对唐很甜失望透顶,她的计谋成功了大半。

她几乎已经胜券在握了。

她扭动腰肢从背后抱住萧雨涧,声音里充满了蛊惑:“萧少,那种不识好歹的女人要多少有多少,你给她三分面子她倒好,还真的把自己当回事了,竟然还敢提分手,太可笑了,她以为自己是谁啊?不就是玩了几天吗竟然敢把自己当成你的女朋友,说出来也不怕被人笑话!萧少其实你早就已经厌倦她了对吧?”

霍萱萱聪明地给萧雨涧找了个台阶下。

她以为萧雨涧一定会顺着她的台阶往下走,可萧雨涧一言不发,什么声音都没有。

他依旧死死地盯着唐很甜消失的方向,仿佛唐很甜还在眼前。

手掌不知何时已经被紧紧攥成了拳头,想要留住那残留在指尖的温度。

霍萱萱见他不说话,更加卖力地挑逗他。

柔弱无骨的手不停地在他身上游移,但就在她的手往他衣服里面钻的时候,萧雨涧终于有了动作。

霍萱萱心里一喜,以为终于成功额,却在下一秒愣住了。

她的手腕被萧雨涧擒住,有力的手指环住她的手腕,因为太过用力,她手腕的骨头都在咯咯作响。

“啊!”霍萱萱终于忍不住痛呼出声,可萧雨涧却仿佛什么都感觉不到,他甩掉霍萱萱的手:“滚。”

霍萱萱怔愣一秒,脸色变了变,但很快又重整旗鼓,强忍着手腕的疼痛想继续刚才的事,可她还没碰到萧雨涧的衣角,萧雨涧已经转身走进休息室,随即门被他用力甩上。

带着怒气的一声砰让霍萱萱回过神来,她惊愕之余不甘心地跺了下脚,明明肉都已经到了嘴里,就等她吃下肚了,偏偏萧雨涧不给她机会!

可现在惹怒萧雨涧就是自寻死路。

好不容易赶走了唐很甜,她绝不允许自己在这里功亏一篑。

霍萱萱虽然不甘心,但也只能先按下不动。

幸好她的包就在休息室外,她给助手打了个电话,很快助手带着衣服来接她。

即使她被萧雨涧拒之门外,外面的狗仔们却不知道。

她在保姆车里等了三个小时才让车子开出车库。

她和萧雨涧深夜缠绵的绯闻很快就会在网络上不胫而走。

山不转水转。

不管怎么看,她都是赢家,呵呵。

黑色保姆车和路边的唐很甜擦过,但不管是霍萱萱还是唐很甜,两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谁都没有发现对方。

好几个小时后,唐很甜终于不哭了。

何群找到机会,把她扶起来:“乖,我们现在回家啊。”

唐很甜已经有些昏昏沉沉,任由何群把她扶上了车。

何群帮她系好安全带,叹息:“很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说出来我给你参谋参谋。”

这句话让唐很甜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涌了出来,她睁着眼,视线没有焦距,就像个没有生气的洋娃娃,只会掉眼泪。

“很甜,你告诉我,我们是一家人,不管发生什么事,我和你一起解决好不好?”何群帮她擦眼泪,却怎么也擦不干。

“没用了……”唐很甜木讷的摇头:“我们彻底完了,我刚才看到他和霍萱萱在床上,他们,他们……”

唐很甜的声音都梗在了喉咙深处,难以启齿。

何群终于知道是什么事情把唐很甜逼成了这样。

他知道她难受,所以用力抱了抱她。

“所以我提出了分手,是我提出来的……是我……”

她的眼泪打湿了何群肩膀的衣服,何群看向窗外,不远处的萧氏集团大楼在黑暗中直冲云霄。

他想说不要紧,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没有萧雨涧还有陈雨涧王雨涧,但这样安慰的话此刻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如果真的可以做到不在乎,唐很甜又怎么会哭的那么伤心呢?

这个晚上注定又是个不眠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