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2章 轮到你了

“什么规则?!”

霍萱萱第一个坐不住了,她以为只要她和萧雨涧撇清关系后就能离开的啊!

“我不想玩!”唐很甜也马上拒绝。

不管什么游戏,最终结果肯定是为了对付萧雨涧!

单俊明透过变声器低低一笑,可传出来的声音却尖锐又诡异,好像有人捏着鼻子提着嗓子眼发出来的,听得唐很甜汗毛直立。

“别怕很甜,没事的,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虽然唐很甜极力假装冷静,但萧雨涧还是察觉到了她的不安。

“我……没事……”唐很甜嘴硬。

萧雨涧对她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转而声音一沉:“说吧,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只要你能放了很甜,我什么都可以答应。”

“那就开始游戏吧。”诡异的声音再度响起:“游戏主角就是你们三个人,萧雨涧、唐很甜以及霍萱萱,游戏很简单,萧雨涧你只能选择一个人,被选择的那个人如果也选择了你,那你可以带走这位女士,反之如果你选择的那个人不同意,那么选择不通过,你选择的这位女士只能留下来。”

“我不要留下来!”首先霍萱萱慌张大叫:“萧少!萧少!对不起!我错了!求你救救我!我不想留下来,我不要留下来啊!”

“我的话还没说完。”因为生气,那诡异的声音显得更加恐怖:“如果再随便插嘴,我就割了那个人的舌头,让她再也说不出话。”

霍萱萱闻言,抖着身体不敢再随便插嘴。

室内安静下来,单俊明很满意。

“我继续说游戏规则。因为我的时间有限,我只各给你们五分钟时间说服对方,没有轮到自己随便插嘴的人,我会割下她的舌头,让她永远都再也没办法开口,为了自己的未来,请你们慎重选择,考虑到配对不成功的情况,我还有第二个方案,但这个方案会让萧雨涧付出惨重的代价,好了,开始吧,你们谁先来?”

霍萱萱已经迫不及待,要求先说。

她垂泪着:“萧少,我是真的喜欢你,因为太喜欢你,所以做了很多错事,Can那次,我其实也很舍不得,所以我提前告诉了莫妮卡,萧少,我真的没有要害你弟弟的意思,真的!请你相信我,我其实心里也很难过!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赎罪好不好?出去以后我一定当面去对Can道歉!”

不愧是演员,表情和语气拿捏得恰到好处,就连掉眼泪的时机都是算好的,就是铁石心肠的人看到这样一个梨花带雨的大美女娓娓道歉的样子也会狠不下心的。

“霍萱萱……”萧雨涧沉默着听完这番话终于叫了她的名字,霍萱心里一阵窃喜,以为有戏,眼泪掉的更凶了:“萧少……”

“Can不需要你的道歉。”

萧雨涧不带任何感情的说。

霍萱萱傻眼,都忘了要哭。

“你喜不喜欢我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

“不……不是这样的萧少……我……我……”霍萱萱慌了:“你不喜欢我没关系,你不能丢下我……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只有你了啊萧少!萧少求你……求你救救我……我这几年存了不少钱,只要你能救我出去,我把那些钱全都给你……”

霍萱萱的片酬非常可观,最新一部电影的片酬高达三千万,一部制作成本一个亿的电影三分之一的资金都给了她,一年只要演上三四部电影,轻轻松松就能拿到上亿的片酬。

但钱对萧雨涧来说只是一个数字而已,他没兴趣知道霍萱萱累计了多少财富。

他看了眼时间,面无表情道:“五分钟已经到了。”

他望眼欲穿的看着唐很甜,看唐很甜没有任何动作,霍萱萱也不想走,继续霸占着沙发。

唐很甜知道她坐过去后萧雨涧会说什么,她对萧雨涧越重要,对萧雨涧就越不利,对方搞这一出不就是想证明这一点吗?

她的安静让萧雨涧心里难受极了,他当然也知道对方的意思,但只有证明了唐很甜对他的重要程度,对方才不会对她随便出手。

“唐小姐,轮到你了。”单俊明用诡异的音调提醒唐很甜。

唐很甜却垂着眼眸还是一动。

过来一会,她缓缓开口:“萧雨涧,我为什么会变成孤儿,你知道吗?”

萧雨涧惊愕,没想到她会在这时候提起。

“二十年前,在南方的一个城市发生了一件轰动一时的雇佣童工事件,不知道是谁把我哥在朋友工厂里玩闹的照片卖给了报社,那家报社收到照片,开始跟踪报道这件事,厂长被调查,但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厂长很快就被放了出来。这件事却没有到此结束,后来有人举报那家工厂消防设施不合格,厂长又被带走,无独有偶,工厂在第二天突发大火,烧死了好几个人。”

唐很甜有一个随身背包,不管走到哪里都会背着,来到萧家后,只有睡觉的时候她才会拿下来,她好像记得有个阿姨让她一定要带着背包,她才会这么做的。

走失的时候,她把背包带走了,等她懂事后才知道,背包里有她父母和哥哥的死亡确认书,而告诉她要这么做的人正是当时孤儿院的一个阿姨,在被萧家带走时,阿姨千叮咛万嘱咐的。

后来用这些东西她查到了自己的身世,结合不小心偷听到父母的话,她大致猜到了当时发生了什么。

“对这件事大肆报道的报纸就是你们萧氏旗下的泰闻日报,而向泰闻日剧写检举信的人是我的父亲。我父亲为此收到了一大笔钱,随后带着我们全家连夜离开那个小镇,没过多久,我父母遭遇车祸双双去世,我和我哥被送到孤儿院,我哥最后也死于车祸,只留下我一个人。”

“我爸是从哪里收到的钱?为什么他要把检举信写给泰闻日报?而那家工厂真的在检举后的第二天就发生了火灾,萧雨涧,你还要我说下去吗?”

唐很甜突然抬起头,看向萧雨涧。

萧雨涧的心脏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