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2章 席洛黎的抉择

私人小岛上的太阳东升西落,周而复始,不为这个世间的任何所改变自己的行径。

但人类却不同,人是善变的动物,往往上一秒一个想法,下一秒推翻有另一个想法也一点不稀奇。

因为人是有感情的,情感的充沛变化,比世间上所有永恒的东西都来得充盈又饱满,能够使人为之冲动,也能够使人甘愿放下。

为了乔晚晚,席洛黎选择释然。

回想起惊心动魄的那天上午,席洛黎都快不能清晰的记得自己是如何将欢欢从悬崖边上抱回来,记得自己还没有哄好她,席言逸似乎就冲了过来。

他们兄弟俩到底最后有没有打一架,他也记不清了,最后只记得乔晚晚爬上了山顶来,满脸都是泪痕,那一双漂亮又灵动的眼睛都哭得又红又肿,明明泪眼成了这样模样,但却在临走之际,回过头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

席洛黎其他也许都可以忘记,但乔晚晚最后哭红着脸对自己笑的那个样子,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这也许就值得了吧,席洛黎默默在心里想道。

墨家原本是想要好好惩戒席洛黎的,墨安雄甚至连警局法院都一早安排好了,就等着让他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胆敢绑架墨家的曾孙女,威胁墨家的孙女婿,惹哭墨家好不容易寻找回来的宝贝孙女!

墨安雄是真的动了气的,没想到最后这件事反而不了了之了。

倒不是说乔晚晚和席言逸同意撤诉,而是席洛黎在审判之前人自己就不见了,寻遍了整个牢房都没有找到他的人影。

“洛黎他,可能觉得没脸再见欢欢了吧。”乔晚晚哄睡了女儿,轻声说道。

席言逸却摇了摇头,“从他愿意主动离开就可以知道,席洛黎是真的放下了仇恨,他远走他乡,去寻找真正属于他自己的生活,不再纠结于过去,其实是最好的结局。”

两人感慨良多,同时也阻止了墨安雄的追杀令。

最后他们在墨家的书信柜里发现了一封来自W自由区的一个明信片,写的收信人是,乔欢欢小朋友。

W自由区是个大海群岛,著名的免税区,也不属于临近的任何一个国家,于是吸引了世界各地的人前去,游玩的游玩,避税的避税。

岛上的鱼龙混杂,又格外有异域风情,那封明信片也颜色十分鲜艳,画着一副碧海蓝天的景色。翻过来一看,背面却密密麻麻写满了字,全是对乔欢欢说的话。

迎头第一句就是,欢欢,对不起......

乔晚晚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是谁寄来的,不忍心再读下去。还是席言逸说,“既然是写给欢欢的,那我们就不要看了,给她吧。”

欢欢虽然才开始上幼儿园,但是汉字简单的已经认得七七八八了,没花一会儿工夫就看完这封信,眨巴了几下眼睛,又列开了嘴,高高兴兴地玩玩具去了。

乔晚晚起初还以为她没没看懂这封信的意思,但在临睡前,欢欢却拉着她的手说,“我好想洛黎叔叔啊,麻麻我们什么时候再去那个度假小岛。”

乔晚晚不知道席洛黎在那封明信片上到底写了什么,也一直没有去翻开看过,但是就欢欢这句话,她就知道了,他们终于跟席洛黎道了个别。

也许以后还会遇见,也有可能一生再也不会相遇。

再在墨家休养了半个多月,乔欢欢总算又活蹦乱跳起来,反而还在墨安雄的监督下还长圆了一圈。

乔晚晚和席言逸就计划着,差不多可以回帝都了。

飞机一落地,熟悉的街景就浮现在眼前,乔晚晚结结实实的撑了一个懒腰,走在后面抱着孩子的席言逸笑她说,“终于不在爷爷眼皮底下了,你就开始放肆起来了。”

“是墨家的规矩太多太严了!”乔晚晚忍不住吐槽道,“我没有想到墨家居然还保留着上世纪的那套宫廷规矩,光是吃饭都快比皇宫都还要麻烦,更别说走路啊坐姿什么的了。”

乔晚晚觉得自己也算是被很有教养的了,平时会客举止也都被夸有气质又端庄,可真的跟古家族比起来,当然还是差了一大截。

墨安雄甚至还专门派了一个墨家的老嬷嬷来监督教导乔晚晚,就等着带着他的宝贝孙女好好去几个世家大聚会上显摆一遭。

席言逸这个女婿罪与乔晚晚相比就受得小多了,笑着说,“这些规矩都是支持着一个家久久传承的地基,可惜之前墨家没有女儿,墨家爷爷好不容易找回你,当然就憋住了劲儿想要你惊艳四方。”

乔欢欢小朋友也跟着爸爸附和道,“就是就是!麻麻走出去要让所有人都哇哦一声才可以哦。”

乔晚晚很是无奈的摊了摊手,说,“那是去特定场合,平时完全不用啊。”随即,眼眸闪了闪,灵动的打着岔说,“不说这个了,我们都回A城了,暂时就忘了爷爷的那些M国规矩吧!欢欢,你想不想要吃火锅呀!”

“想呢!”乔欢欢立刻就叛变席言逸,投入了乔晚晚的怀抱。

一家三口当即就驱车回了家,吴航的小助手工作做得一流,一回到家就看见已经准备好了,火锅底料配菜一应俱全,就等下筷子吃了。

乔欢欢一声欢呼颠颠的就跑了过去,乔晚晚也大呼一声,放下包也跟着跑到桌前。

“我是去接了两个孩子回家的是吧?”席言逸笑着摇了摇头,一边收好乔晚晚的包,一边放下女儿的小水杯,这才走到饭桌前。

火锅已经沸腾起来了,看着那底料是乔晚晚喜欢吃的那家,好吃是好吃,但也极辣。

席言逸筷子下得就有些迟疑了,立刻被乔晚晚发现嘲笑道,“你跟我都一起吃过多少次了,还不能吃辣,太不行了。欢欢现在吃辣都比你厉害呢。”

“欢欢本来就比粑粑厉害!”乔欢欢也一点不客气,没给自己爹留一点面子,“哎,粑粑你就吃点清汤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