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4章 什么都不是的下堂妇

“爷爷......”墨安雄宽慰着乔晚晚,很是有一种长辈为子女顶着一片天,让乔晚晚感受到十足的来自家族的关爱,一时难以自已,在墨安雄肩上靠了一靠。

即便不似他年轻时那么宽厚硬挺,但仍旧给了乔晚晚最深厚的慈爱。

爷孙俩说完工作,又闲谈起欢欢和家里,墨安雄说起欢欢来,更是兴头十足,明明一届叱诧风云的老人,竟然很是乐此不疲地陪乔晚晚逛了大半天。

殊不知,角落里,一双阴暗的眼睛将这一幕尽收眼底。

“咔嚓”一声偷拍的相机声响起。

安雨躲在一盆大盆栽后面,对着前方的乔晚晚和笑得一脸开心的老人接连拍了好几张。

“我呸!乔晚晚这个女人之前说我说得大道理一套一套的,结果自己背地里还不是勾搭好几个男人,有了席言逸还不知足,甚至老男人都不放过!切!”

满肚子吐槽的话还没有嘀咕完,一个粗大的肥手一点不收敛的就摸到安雨的腰上,“小安啊,你在这儿站着干什么?还有什么看上的包了么?昨晚表现得好,还可以再奖励你一个!”

安雨立刻收起手机,装作什么都没有一样,脸上一阵娇笑讨好,哄着那个大老板高兴得不得了,显然忘了自己刚才还在吐槽乔晚晚的话。

但即便心里再不耐烦,安雨还是得把这个老板哄高兴了,因为听说最近帝都要举办一个盛大的宴会!

那可是由国际赫赫有名的Mohism集团起意举办的,全城的豪门名流绝对都会背邀请参加,如果能一得墨家随便一个小少爷的青眼,那她安雨哪里还用得着在这儿陪笑卖乖的。

有些人为了一张入门券费尽心思,有些人却还有些不想去。

临近到迎宾宴当天,乔晚晚看着列了一长串的宾客名字,简直一个头两个大,突然莫名其妙地冒出一股烦躁的心情来,摊着手坐在床上不想动弹。

“言逸,我突然好累,一点都不想动。”乔晚晚嘀咕道。

席言逸现在哄孩子已经很有一套了,不仅把小的那个治得服服帖帖,对大的这位也一点不含糊,走进几步就半揽着抱起她,“晚晚,你刚才就没吃多少东西,我们去宴会上看看准备了些什么吧。”

“说得我就像是去吃饭的一样,我哪有那么贪吃。”乔晚晚笑道,也没多扭捏,顺着起了身。

席言逸想了片刻,说,“你最近真的有点挑食又贪吃,这样可对身体不好,要注意一点。”

乔晚晚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摆摆手没当一回事,她越来越觉得席言逸快比墨安雄都还要念叨她了。

宴会场地是墨安雄专门选的一个占地最大的超星级酒店,包下了整整三层,因此距离乔晚晚他们家也有些远。

到的时候,宴会大门已经站了许多人了,帝都各个有头有脸的人都被邀请在列,无论是名媛贵妇,还是各界知名成功人士,无一不举杯推盏,相谈甚欢。

“完了,我们好像迟到了。”乔晚晚看了一眼人声鼎沸的宴会厅,拉着席言逸小声说了一句。

席言逸一边牵着她的手,一边不以为然的笑道,“这有什么,我们俩一起压轴出场不是更衬得神仙眷侣么?”

他说得理所当然又带着小小的骄傲炫耀模样,愣是让乔晚晚怔了一怔,以前没发觉言逸居然也有这样可爱又顽皮的地方。

乔晚晚正低头偷笑席言逸臭屁,眼前就横过来一身白衣拖地的身影,人还没看清,就先听见嘲讽的声音说,“言逸,你带着你那个小公司老板的妻子也来参加今天这场宴会么?她怕是不够资格吧?”

白芷凝拦在他们二人面前,眼中又是嫉妒又是不甘的看着他们牵着的双手,嘴上更是忿忿不平的嘲道,“乔晚晚,我以为你那个香水公司都要垮了,合着你还在呢?今天来的人可都是帝都最上流的人物,不像你却是要厚着脸皮蹭丈夫的光才能参加。我劝你,还是早点回去,省的丢人现眼吧。”

席言逸脸上的笑顿时沉了下去,冷冷地对白芷凝说,“白小姐,说话请注意分寸。”

“我难道说的不是事实么?还是乔晚晚现在连小公司老板都不是了,只是个没用的家庭主妇?”白芷凝抬上杠来,一点不退让。

席言逸眉头微皱,当场就欲上前一步,却被乔晚晚拉住,轻轻对他眨了一下眼睛,席言逸抿了抿嘴唇,没有再说话。

乔晚晚非但没有发怒,反而勾起一抹笑,转过身来,看着白芷凝说,“我开始还以为是哪家不长眼的小明星撞了上来,原来是白小姐。白小姐被白家因为行事不当被送出国去,我以为你回来还早着呢,不想今天居然能够再见,真是缘分。”

这就狠戳了白芷凝的痛处了,她之前本就是设计陷害乔晚晚不成,反倒惨遭回击害得白家损失惨重,今天能够回来都是自己求了好久。

当下新仇旧仇一起算上,恶狠狠地瞪着乔晚晚就说,“你少来给我套近乎客气!乔晚晚,我明了告诉你,今儿这个宴会你是压根都没资格踏进一步,你还说我是什么三线小明星,我看你才是没了老公就什么都不是的下堂妇!”

涉及到家庭问题,席言逸顿了一顿,到底还是一步上前,将乔晚晚护在身旁,一点不客气地纠正道,“晚晚是我护在手心里的珍宝,是我今生唯一的妻子,可不是什么下堂妇,白小姐我劝你不要以为你们家是这样,就恶意揣测我们席家也是如此!”

乔晚晚原本还准备自己来舌战白芷凝,没想到一点都不用她自己,席言逸一句话就足以噎得白芷凝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来,只能忿忿的指着席言逸说,“言逸!你!”

这时,突然又从一个角落冒出一个娇滴滴的声音来,“席先生,请容我也说一句吧,你对乔小姐情深种,可惜乔晚晚可是个朝三暮四的女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