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5章 她不守妇道

出现的正是好不容易混进来的安雨。

这人也真是不死心,可能是对乔晚晚积攒了仇怨,手里又有偷拍的照片,安雨头一仰,当着众人的面就想要揭穿乔晚晚的“真面目”来,看她还能笑到什么时候!

有了助力,白芷凝立刻又打起气来,立刻站到安雨一边,为她撑腰一般说,“你知道些什么,大胆说出来,有我白家在这儿,不用怕得罪什么人。”

“是不是乔晚晚背着言逸还出去偷人,找别的什么男人了!”

这一个劲爆又刺激的话题一出,顿时炸的小范围所有人都侧目过来。

原本一个个锦衣华贵,体面优雅的名媛贵妇,都好奇又八卦的默不作声的围观起来,豪门里的辛辣密事永远都能够吸引所有人的眼球,更何况跟席言逸这位帝都著名的钻石王老五有关。

除了突然宣称要来帝都发展的墨家,就数席家最厉害了,结果正巧碰上席家少夫人被白家小姐和一个小明星给爆料出偷人来,那还了得!

周围一片紧张关注的景象,反倒是中心的乔晚晚和席言逸神色自若淡然,一点没有快要被揭秘的惶恐模样。

乔晚晚还懵了一下,问道,“我找别的男人?”

她不是才回来没两天么?这些人就来胡编乱造了?

对乔晚晚的全程知晓且信任的席言逸也有些纳闷,这个安雨信誓旦旦地在信口说些什么鬼!

眼看当事人不见棺材不掉泪,安雨轻哼一声,掏出手机就把那几张偷拍的照片现出来,还生怕周围人看不清,放大了指着说,“看看!你还想抵赖都没门,我亲眼看见你陪一个老头逛街,你还靠在那老头肩膀上,亲密得不行!恶心死了!”

乔晚晚抬头还没看清楚,就听见白芷凝一副嫌弃的语气羞辱道,“乔晚晚你真的太不要脸了!能嫁给言逸已经是你天大的福气,结果你还不好好珍惜,去陪一个年近百半的老头子,还当街做出那种举动,我看一眼都要吐了!”

众人原本还将信将疑,接着安雨的高清偷拍图一看,当真是乔晚晚正靠着一个老头的样子,顿时都不由得摇着头拿眼睛瞄席言逸,表情一言难尽。

乔晚晚看清了那照片,直接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那股莫名其妙烦躁的感觉又冒了出来,仿佛有种大姨妈期间的不耐烦感,一丁点都不想再跟这群人多说话。

席言逸却是一眼就看到了那人是谁,面对造谣的安雨和周围误会了一圈的人,有一种既无奈,又鄙夷的心情。

轻吐了一口气,正准备开口解释清楚,就听见一声高亮的唾弃声由远到近,“乔晚晚!我早就说过不让我儿子娶你进门,现在好了吧,丢人丢到这里来了,我看你真的是我们席家的一颗老鼠屎,一个扫把星吧!”

“妈!你在说什么呢!”席言逸立刻转过身对赶过来的覃曼妮说道,“晚晚她没有对不起我,也不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

“那照片还能是假的么!那人家都亲眼看见了还能是假的么!”覃曼妮本来就百般看不顺被自己丈夫捡回来的小孤女,没背景没本事,只仗着有几分姿色讨男人喜欢,她巴不得立刻让儿子跟乔晚晚离婚另外高娶!

白芷凝最清楚覃曼妮这个心思不过,很是得意的拉过安雨过来,“伯母,言逸要是不信,我们可以当场对峙啊,问一问乔晚晚敢不敢认这张照片,说不说的清楚这个老头到底是谁?否则啊,我看把这个不守妇道,不知羞耻的女人趁早赶出去吧!”

安雨连连点头,把手机又往上递了递,“夫人,白小姐,我可敢拍胸脯保证这个绝对真实,可就是不知道乔小姐敢不敢跟我对峙了。”

三个女人虎视眈眈,步步紧逼,非要将乔晚晚侮辱个彻底不罢休。

乔晚晚原本不气都要被这几个人的无脑又无知的操作给气出个病来,当即一股难受反胃就涌了上去,刚想开口舌战的她一个没忍住狠狠恶心干呕了一把,脸色都微微泛白了起来。

“晚晚!”席言逸顾不上搭理魔怔了的覃曼妮,忙扶住乔晚晚,“你怎么了?难受么?”

一股强烈的反胃感突如其来又来势汹汹,直把乔晚晚自己都吓得愣了一下。

“哼,像装可怜可没有用,你自己做了的龌龊事,那不是装个柔弱就能应付得过去的。”覃曼妮横胸叉腰,硬是不肯放过乔晚晚。

席言逸这下是真的动了怒气,一个弯腰就将乔晚晚横抱了起来,再抬眼时凌厉又冰冷的目光直把周围一圈人都震慑得微微退了一步。

“我说了晚晚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照片也只是一个误会。乔晚晚是我席言逸的妻子,谁都别想质疑,谁也别想污蔑分毫!”

说完,席言逸低下头,柔声对难受得小脸都有些发白的乔晚晚说,“别怕,晚晚,我现在就带你去看医生,今天这场宴会我们就不待了。”

“可是爷......”乔晚晚软在他的怀里小声道。

结果话还没说完,白芷凝可不愿意放她轻易走人,硬拦着说,“不行!言逸你就是被这个女人哄骗得晕了头,乔晚晚分明就是跟这个老头有一腿,今天必须要让她给个交代!”

“要晚晚给一个什么交代!——”

宴会二楼的主宾区房门大开,墨安雄和A城几位世家的当家人小谈之后终于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看了安雨那张偷拍照的人立刻惊讶的抽了一口气,小声议论说,“这不就是照片上那个老头!”

“好哇,合着乔晚晚果然是为了攀高枝,二楼站着的可没有一个不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的。”

覃曼妮也瞪了过来,拉着席言逸就骂道,“你听听,你还要维护这个贱人到什么时候!”

席言逸刚一把挥开,就见墨安雄领着那几个帝都当家人走下宴会大厅来,席振安自然也在列,远远就看见覃曼妮拉扯着儿子,儿媳妇赫然虚弱的倒在儿子怀里,忙问道,“这是怎么了?晚晚不舒服么?还不快让人叫医生来。”

“哼,还叫医生,你选得这个好儿媳妇给我们言逸戴了好大一定绿帽子呢!”覃曼妮一点不客气,当着所有人大人物的面也信誓旦旦地说。

她到底是蛮横惯了的人,连白芷凝和安雨见到那群当家人和那个老头的威严之后,觉得不对都默默没敢再发言,只有覃曼妮从小打到都对乔晚晚一个恶毒的态度,也一点不怕别人看见听见了。

结果席振安一听,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想也不想的就猛呵斥道,“你在说什么胡说!怎么能够这样说晚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