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0章他不就是个野种

“你要用我威胁慕凛枫?你卑鄙,你无耻!”林清瑜这会儿已经不只是在控诉宫楚儿了,还奋力挣扎了起来。

“如果不是你,凛枫哥哥早就跟我结婚了!”宫楚儿尖锐的叫喊声从手机里传出来,但几息过后又恢复了平静,“反正现在也不晚。你就好好在那里待几天,等我跟凛枫哥哥订了婚,自然会放你出来。至于怎么少受点苦,你既然那么会服侍男人,你应该很清楚。”

宫楚儿说完这些切断了视频。而在手机收起来的一瞬间,林清瑜脸上的愤怒和歇斯底里全都不见,只剩下了冷笑。她抖掉手上的绳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真是希望以后你在牢里能少受点苦啊!”

事情按林清瑜的计划进行着。在宫楚儿跟慕凛枫说是她绑架了林清瑜后,慕凛枫同意跟宫楚儿订婚。一开始宫楚儿一天至少会打三个视频电话来确认林清瑜的情况,只是在绑匪和林清瑜天衣无缝的配合下,宫楚儿也渐渐松懈了下来,后来就变成了一天一个。

慕凛枫每天晚上都会借着找林清瑜的名头来跟酒店跟林清瑜一起住,对林清瑜而言除了要装出一天比一天虚弱一天比一天更加抓狂的样子比较难以外,其他都挺好的。

到了订婚宴这一天,酒店热闹极了。不止是宫家和慕家交好的亲朋好友,绘画界几乎半壁江山都到了。

宫楚儿待在房间里做造型,慕凛枫在一旁的沙发上看着杂志,让宫楚儿有种两个人恩爱有加的错觉。

有了这种错觉,宫楚儿移步到沙发旁,就要往慕凛枫怀里扑,却被慕凛枫侧身躲开。

这样的场景最近几天上演了无数次,无论她怎么威逼慕凛枫,慕凛枫都不让她近身,哪怕她说要让林清瑜毁容,慕凛枫也只是淡淡地告诉她如果林清瑜受到伤害,他会加倍奉还。

慕凛枫同意了和她订婚,但也仅仅是订婚而已。

“没关系,来日方长,我耗得起。”宫楚儿抖抖裙摆,重新坐回梳妆台前。

而原本坐着看杂志的慕凛枫却起身走了出去,根本没有看宫楚儿一眼。

宫楚儿气急,拿出手机给绑匪拨了视频出去,只有林清瑜的惨状才能平息她心中的怒火。

确认了林清瑜的情况,宫楚儿昂首挺胸,完成了最后的妆容。

当他们踩着音乐进入宴会厅的时候,所有人都称赞他们是天赐良缘天生一对,听着这些赞美的话,宫楚儿的下巴高高扬起,挽着慕凛枫的手因为用力而指尖发白。

这么多人都见证着她才是慕凛枫的未婚妻,林清瑜那个贱人彻底没机会了。

“等一下。”正当宫楚儿沉浸在得意中时,一道清亮的女声突然响起,宫楚儿猛然转过头去。这是林清瑜的声音,她绝对不会认错。

“你怎么会在这里!”在看到林清瑜的一刹那,宫楚儿再也维持不了自己的仪态,指着林清瑜厉声问到,像极了街边的泼妇。

“宫小姐是想问为什么刚刚我还被绑在荒郊野外,现在我就从绑匪手里逃出来了吧?”林清瑜走向大屏幕控制台,在工作人员阻止前把U盘插进了电脑里。

而紧接着,阿杰就出现在她身后,让任何人都靠近不了电脑。

“宫小姐好计划,用我来威胁凛枫。但是很不巧,既然我们能抓到徐钊,知道他破坏画展的计划,自然也能从他嘴里问出同谋是谁。”林清瑜播放了一段视频,画面上赫然是宫楚儿狼狈地躲进许愿池以躲过保安的搜查,以及满身是水从许愿池里爬出来的场景,时间是徐钊被抓那晚。

这个视频一放出来,在场的宾客都震惊了。

徐钊企图破坏画展的事这些天业界里传开了,没想到他还有同谋,而且是宫家的大小姐。

“你觉得当我们发现是你要破坏画展以后,会不相信徐钊说的你打算绑架我的话吗?”林清瑜微微一笑,看向宫楚儿的眼神里带着凌厉,一点都没有刚才在视频里看到的虚弱的样子。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慕凛枫早已走到了林清瑜的身边,宫楚儿握紧了拳头,眼睛里带上了泪花,“你出现在我的订婚宴上,企图带走我的未婚夫……”

“这个未婚夫你是怎么偷来的,需要我给大家看看吗?”林清瑜虽然在询问宫楚儿,手上动作却没停,打开了U盘里剩下的视频。

这些是手机录屏的视频通话界面,每一个都是宫楚儿满目狰狞地对着林清瑜,说出的话十分恶毒。

“不,这是假的!这是合成的!”宫楚儿知道这次的事情已经败露了,但她还是不想认输。

“不好意思,是真的还是假的自然有警察来判断。”随着林清瑜话音落,宴会厅的大门被从外面强制撞开,一群警察跑了进来,直接把宫楚儿围了起来。

“林清瑜,这都是你计划好的!你这是陷害!陷害!”宫楚儿刚刚反应过来。

她现在才知道,林清瑜根本没有被绑架,从她打第一个视频电话过去,林清瑜就在收集资料了。

“这叫放长线钓大鱼,为了收集足够的证据而已。”林清瑜冷笑一声,“如果这些不够,还有绑匪的口供。”

“林清瑜!你无耻!”宫楚儿被警察拉走了,原本正在后面休息等敬茶时候再出现的宫家长辈和慕家长辈听到风声冲了出来,却已经没有办法改变宫楚儿被带走的结局了。

眼看着女儿被警察拉了出去,宫楚儿的母亲冲到林清瑜旁边,就要冲着林清瑜的脸打下去。

只是她不过刚扬起手臂,就被慕凛枫拉住了胳膊:“伯母,请自重。”

“自重?你害了我女儿跟我说让我自重?”宫楚儿的母亲朝着慕凛枫狠狠啐了一口,被慕凛枫侧身躲开,“你还躲?我就知道野孩子就是野孩子,哪怕你被慕家养了这么久你还是个野种!”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宫楚儿的父亲冲过来把她拉到一边,“这样的话能说吗?”

“我说错了吗?他不就是个野种!如果不是女儿喜欢他非他不嫁,以他的身份我能同意订婚吗?”宫楚儿的母亲还在叽叽喳喳,但总归是被宫楚儿的父亲拉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