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蚀骨之夜

“不要!疼。”那娇吟声真是百转千回,听的人身子都酥了半边。

接着就听到一个低哑的男生,他喘息的说道:“小骗子只有痛。”那邪魅的调笑听着就让人心火焚身。

林佳手死死握着门把,她咬着唇眼泪不住的滑落,这就是她的婚姻,三年婚姻就好似一座坟。

她明知道他爱的人不是她,却还是被家族推了出去,成了一个替身。

她明知道他恨她,却还是义无反顾的爱着,只因为七年前是他救了她一条命,结果呢?一梦成空。

“惜儿……惜儿。”那一声声深情的呼唤彻底打破了她最后的坚强。

林佳全身颤抖抬脚踢开门,看到床上交缠的两个人,她嘴唇被生生咬破两个血窟。

瓯越抬眼目光是浓烈的厌恶,“哟!欧太太回来了?”说着他的手好似抚摸琴键一般,从怀中的人儿的美背缓缓向下划去,带着几分挑逗的意味。

“啊!”那女人一声惊呼,之后一脸满足的倒在瓯越身上,神情恍惚。

看着那张与林惜相像的脸,林佳终于忍受不了了,抓起枕头劈头盖脸朝他们砸去,“瓯越你够了,这是我的家,不要拿这些女人和你的真爱来恶心我。”

瓯越眸光巨沉,眼利如刀,抬手抓住林佳的手腕,粗鲁的将她扯到床上翻身压在身下,而被瓯越推到一边的女人不干了,不乐意的拽住瓯越的胳膊,娇嗔:“干嘛让她进来,越哥哥人家会害羞的。”

“滚!”一声爆呵吓得那女人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瓯越目光牢牢锁住林佳,手指一下下轻抚她的脸颊,好似在抚摸爱人,口却如吐薄冰,语带森寒。“林佳别忘了,当年是你给我下药,爬上自己妹夫的床,害的惜儿心脏病发远走国外。”他的手滑过她的脖颈死死扼住,眼眸迸溅出暴戾的杀意。“是你亲手推我无地狱,你以为我就会这么放过你?”

林佳呼吸一紧,她知道他恨她,却没有想到他竟然恨到想要杀了她,残破的笑容夹杂着眼泪顺势留下,“瓯越不管你信不信,我都没有给你下过药,也没有找过你爷爷,是他来找我的,是爸妈逼我嫁给你。”

当年的事已经闹到人尽皆知,必须有人来收拾烂摊子,她明知道不能嫁,可还是反抗不了嫁给了瓯越,她也是受害人,她也不想这样,她想被自己深爱的人恨吗?明知道是一场无望的婚姻,而她却连选择的余地都没有。

俊美绝伦的脸庞阴郁沉沉,如地狱幽潭般冷冽慑人,林佳这话有如芒刺在心口,瓯越手上青筋根根暴起,似是鲜血要破管而出口他冷笑,“你这种女人口中还有真话吗?”他望着她的眼直直看到灵魂深处,讥笑一声,“下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