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耻辱

林佳似是承受不住一般闭目撇开脸,原来在他的心里她就是这样的女人,她咬着唇干涩开口,“瓯越你给我听着,我林佳就算再不要脸,我也有自己的骄傲,我是爱过你没有错,可我还没有卑劣到对自己的妹夫出手。”

爱过!

瓯越一听到这两个字双眸一眯,冷光迸溅。掐住她脖颈的手不由收紧。

原本惨白面容因呼吸不畅很快变成了绛紫色,目光倔强的仰望着他,那近在咫尺的俊颜,曾经那般深入骨血的爱着,可夫妻三载,这爱也快被消磨殆尽。

她想过两人已经被绑到一起不如好好过日子,就算他外面有再多的女人,可老婆只有她一个,她以为只要努力他会慢慢忘记惜儿,可是她错了,林惜在他心里就是一座移不开的大山。

三载时光她被他折磨的遍体鳞伤,几乎快耗尽她心血,林佳艰难的张开口,干涩的声音挤出一句话,“瓯越……我们……离婚吧!”别再彼此折磨了。

瓯越有片刻的怔愣,他的心中似是有什么在瞬间土崩瓦解。这话如同重锤在击,心里瞬间多了一个血淋淋的黑洞。

她竟然要离婚!

缠了他近十年的女人,把他的生活糟蹋的支离破碎,逼得他深爱的女人远走他乡,因为这场婚姻他成了上流社会的笑话,他亲人用命来逼他成婚,磨碎了他的骄傲。他纵情声色纸醉金迷,为了的不过是想在那些女人身上找到那人的影子。

这个的女人害他变成这样,现在竟要说与他离婚,在她毁了他全世界之后就只有这么一句凉薄的话。

瓯越勾唇笑了起来,凉薄而讽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眼中是掩不住的苦涩和悲凉。“林佳是你把我拖下地狱,现在要拍拍屁股走人,是不是想的太美了点。”

林佳只觉的可笑,“瓯越到底谁在折磨谁?你还想让我怎样?”、

瓯越挑起她的下巴笑的邪气,炙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脖颈,让林佳忍不住颤栗,“你觉得呢?”

瓯越一把掀起她的裙子,他笑着,肆虐的笑声在这一室寂静中回荡。

林佳知道他想做什么,不由拼命的挣扎,“瓯越你不能。”

一场毫无怜惜的折磨。

情热之时他叫的依然是“惜儿。”那滋味当真的是锥心蚀骨。林佳死死抓扯着被单,十指不知在何时已是鲜血淋淋。

两个彼此痛恨的人却做着最亲密的事,这何尝不是最大的讽刺。

清晨瓯越直接推开身下的女人,毫不留情的说道:“林家大小姐的滋味也不过如此,还不如夜店的女人。”说罢嫌弃的洗浴穿衣,在没有看林佳一眼。

而床上的女人,双唇染血印满牙印,眼神空洞的望着屋顶,一行清泪缓缓滑落,清丽的容颜是让人窒息的凄美。

这就是她爱的人,这就是她曾经期盼过的生活。

“啊!”一声痛入骨髓的哭喊,宛若如杜鹃啼血。

“瓯越!”林佳不由失声痛哭。

她这是做的什么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