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谁稀罕你

十月,蓝泽学院。

“呼,就是这间了,先进去躲躲再说!”

开门闯进一间教室,徐子衿长长舒了一口气!

为了逃课躲避教导主任,这一路她没可少费力,到现在心都还扑通扑通跳的!

“咦?这什么地方?”

惊魂初定,徐子衿四下打量,发现这似乎根本不像个教室,沙发家具一应俱全,分明就是间现代简约风的客厅嘛!

“啊——”

徐子衿蹑手蹑脚的参观着,猛的回头,竟是发现沙发上躺了个少年,不禁吓的惊呼一声!

好帅!

修长的身材、白皙的皮肤、还有高挺的鼻梁,再配上黑色的碎短发,利落干净,就连睫毛都是那么的浓密翦长,特别是他那唇瓣,红润得令人忍不住想要上去啃一口。

这人是谁?!

徐子衿惊诧,目光不住的打量,下意识的咽了下口水,心中打鼓:看他穿着本校的校服,想来,应该也是他们学校的学生吧?可这个时间,他怎么在这里?莫非也是逃课?!

“人呢?跑得到快!别让我抓到!不然的话一定让你吃个处分!”

楼道外,教导主任的斥怒声传来。徐子衿回神,一不小心碰到了旁边的衣架,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声音。

听到声音,少年睫毛颤动,有些不耐烦的睁开眼睛,发现此刻房间内多了一个人,还是个女人!

一抹诧异一闪而过,不过少年很快恢复了平静,挑了下眉,不屑得瞥了下徐子矜,口中冷漠的缓缓道:“滚出去。”

没有任何语言的修饰,就只有这么一句话。

徐子矜也懵了,开口就伤人,这人的态度怎么这么恶劣?!

心里有些不悦,对眼前这个俊朗少年的好印象也随之瓦解。

她嘟囔着嘴巴看向窗外,居然发现教导主任就站在门口!

“滚……”

少年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徐子矜一个上前,捂住了嘴巴:“别出声,就让我躲一下下就好。”

听了她的话,少年侧头望向窗外,一个身影离去。

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徐子矜松了口气,释然的放开了少年的嘴,坐在了沙发上。

然而,她还没缓过神,少年抬起便是一脚,将她踹下了沙发,一脸嫌弃的瞥过她坐过的地方。

“你干什么踹我?!”

徐子矜捂着受伤的手臂,扭头一脸怒道。

莫名其妙的。

少年鄙夷的一瞥,冷冷的站起,修长的双手,随意插入口袋,桀骜的说道:“为了爬上我的床,还真的是不择手段啊!”

什么?!爬上他的床?!徐子矜一脸懵。

“你什么意思?!”所以说,现在发生的一切,在他的眼中,就是自己为了爬上他的床,然后自导自演的一场戏?!

真可笑。

徐子矜轻蔑的一笑,忍着身上的痛,从地上爬了起来:“谁稀罕你的床,你当你是谁?还个个都想爬上你的床啊!”

这个无赖,害她胳膊都流血了。

她皱着眉,吹了吹伤口。

越想越来气,再一看,他那副嚣张的模样,更加不甘心!

不行!决不能,就这样放过了他!

薄唇轻抿,徐子矜弩着嘴,转了转眼珠子,四下打量了他,想要找合适的机会。

一垂头,发现他脚下有块垫子,他站的面积不多,看样子,应该不难扯动。

她灵机一动,脸上露出了一抹窃喜,暗暗蹲下了身子,见他没有留意,再将垫子,用力一扯!

果然,少年一时没站稳,身子摇摇欲坠起来。

徐子矜心满意足,站在一旁,乐呵着。

可是,没想到的是,他明明在往前倒去,却突然一个反身,竟然往她倒了过来。

吃惊!诧异!

“啊——”没等她反应过来,少年已经压上了她。

两人,猛烈的撞击,随而摔倒在了地上。

疼痛的感觉,从后背袭来,徐子矜眉头紧蹙,不禁一阵冷抽,感觉全身,都要散架了。

睁眼,她想要把他推开,可这一看,视线突然怔住了!

他的手,摸在了哪里?!

“啊——”她又是一声尖叫,狠狠的把他推开,赶忙起身,双手交叉着,抱住了胸部。

惊恐的瞪着他。

“你个死色狼!死变态!”

少年也被刚才的一幕,给愣了下,又被她一推,倒是回神了过来。

他整理着着装,不紧不慢,冷眸,鄙夷得一瞥:“我又不是故意的!”

要不是这个死女人,扯了垫子,想让他摔倒,会发生这样的事吗?!

自作自受!

徐子矜又气愤、又委屈,自己长这么大,还没有让人……袭胸过呢!她嘟囔着嘴巴,垂头看了看。

一想到刚才的那幕,脸,不由得一阵发烫。

死色狼,占了她便宜,居然还说,不是故意的!

她快气炸了!

好!既然如此,她也豁出去了!

他不是说,他不是故意的嘛!那行!那她也不是故意的!

徐子矜一弩嘴,目光凛冽的斜眼一瞪,伸手,用力一捏,冷眼一瞥:“不好意思,我也不是故意的!”

少年直接愣了!疼痛的感觉,瞬间袭来。

“你个女人!”眉头深锁,咬牙切齿的瞪着徐子矜,举起手,就想朝她挥过去:“特么的,我……”他话还没说出口,又一脚,朝他踢了过来。

还是同一个位置!

连续两击,少年痛得双脸涨红,全身无力,蜷缩着倒在了沙发上。

徐子矜耸了耸肩,嘴巴一嘟,坦然的说道:“不好意思,我还是,不是故意的,”她指了指地上,嘴角一扯:“地上,太滑了。”

这个死女人!敢这么对他!

疼痛感袭来,感觉要裂开了似的,该不会留下,后遗症吧!

他一边担忧着,一边后背,是阵阵发寒发颤。

该死的!死女人,她最好保佑他没事!否则,他一定要让她好看!下半辈子,必定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个死女人!你还是个女人吗?!”少年龇牙咧嘴,嗜血的眼神,瞪着她。

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