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还是处女

郊区,精神病院。

狭小的铁门前,高大的男人西装革履,冷漠俊朗的五官面无表情,身上散发着强大逼人的气势让人不能忽视。

“林堇瑜?”

迫人的视线落在病房里的女人身上。

她穿着医院的精神病服,蜷缩般坐在冷硬的板床上。

她的头发干枯凌乱,脏兮兮的脸上看不出本来的面容,浑身满是消极腐朽的气息。

眼前的女人,形如枯槁。

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同。

审视的目光再三来回,看得林堇瑜再也不能忽视这抹能穿透她身体的打量。

见林堇瑜缓缓地抬头,男人才淡淡开口,语气讥诮:“百闻不如一见,原来林家千金就是这样的风采。”

林堇瑜浑身一僵。

咽了咽干涩的喉咙:“你是谁?”

她被关在这个精神病院已经好几天了,林敬远为了不让她出去煞费苦心,但眼前的这个一来就嘲笑她的男人又是谁?

厉司辰冷笑一声,凑近了铁门口,从口中吐出道:“我是谁?林小姐好好看看我这张脸。”

林堇瑜这才发现这个男人不仅气场十分强大,相貌也生得完美,俊朗的容貌宛如雕刻一般,薄薄的嘴唇微微抿着,一张俊脸冷漠之际却透着致命的性感。

她微微张口,大脑却一片空白——

她根本就不认识这个男人。

虚弱的站起来,林堇瑜上前两步,唯一的可能性在脑海中闪过,泛着血丝的眼底略过一抹怨恨。

“林敬远让你来看我笑话的?”

那三个字,林堇瑜几乎是咬牙切齿吐出来的。

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男人眼中的讥诮之色浓得可以溢出来:“那个废物有给我提鞋的资格吗?”

林堇瑜顿了顿,她的头发散乱的披下来挡住了大半脸,暗淡的视线让人看不清楚她在想什么。

半晌后,在厉司辰的耐心快要耗尽的时刻,林堇瑜抬起头低低的问道:“你不是林敬远的人,那你怎么进来的?”

“易城姓厉,就没有我去不了的地方。”

好大的口气。

林堇瑜的目光微微闪了闪,反驳的话在嘴边停住,试探的问道:“你既然不是林敬远的人,来这里做什么?”

她拖着狼狈的身躯,往前爬了两步,带着微弱的希冀,颤颤地问:“是来……救我的吗?”

新婚当天,父亲离世。

林敬远那个狼心狗肺的男人将她送到了这个精神病院。

她被关在这里,只有吃饭时间能看到来送饭的工作人员,但不管她说什么,他们都只当她是神经病。

不仅不搭理,有时候可能还会骂她。

为了不让她逃跑,她连放风都不允许。

关在这个几平米的小房间里暗无天日,每天听着空洞的走廊里传来精神病人压抑的呼叫。

她感觉自己就快濒临崩溃了。

现在她眼前出现了一个人,不是林敬远的人,也不是工作人员,不管对方是谁,只要能带她离开这个鬼地方就好了。

看着林堇瑜因激动而微微张大的眼睛,男人眼眸微动,没承认却也没否认。

“你到底是谁?”

林堇瑜抓住栏杆,仔细辨认他的面容,觉得莫名眼熟,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厉司辰。”

男人终于开了口,薄唇轻淡的吐出自己的名字。

林堇瑜吃惊的楞在了原地,有些意外。

SK国际金融公司的总裁,整个易城经济脉络的掌控者。

她偶尔会跟随父亲出席高端的酒会,经常能远远的瞥见被众人簇拥在中心的这位天之骄子。

林堇瑜反应过来,激动万分的抓住铁门,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你可以……带我离开这里吗?”

如果是其他人,她可能都不会这么卑微的求人。

但眼前的人却是厉司辰,她几乎是央求的仰视着他。

“救你?”黝黑的眸子冷漠的看了眼抓在铁栏杆上纤细的双手,突然凑近了些仔细打量林堇瑜。

温暖的气息吐在脸上却让人如至冰窖:“凭什么?”

林家家破人亡,她被林敬远关在精神病院一无所有。

她凭什么?

林堇瑜的脸色逐渐发白,随即她急忙低头找了一圈,在发现一无所获的时候,失落的垂下头。

厉司辰冷笑一声。

正要开口,林堇瑜突然有些茫然的抬起头,眼中闪烁着绝望的微光,吐出的几个字,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

“什么?”

厉司辰冷冷的盯着她骤然握紧的拳头,眉眼中藏着隐隐的不屑。

“没……没什么……”林堇瑜低低道,脸泛出一种因屈辱而不正常的红。

可是除了自己,她还有什么呢……

狭窄安静的空间,落根针在地上都能听得见,更何况是人声。

厉司辰在她说出口的时候便听清楚了,他纯粹的想看这个女人难堪而已。

“我没听清。”厉司辰似乎笑了笑,但却没有半点温度。

心头仿佛有一块大石头卡在喉咙与心脏中间,上不去也下不来,逼迫着她出卖自己最后的尊严。

她必须要出去,夺回林家,让林敬远那个混蛋得到应有的惩罚!

指尖陷入了掌心,感受到疼痛从掌心传到身体的五脏六腑。

林堇瑜狠狠的咬着牙齿,终于抬起了头,眼底似乎微微泛红。

他听见林堇瑜的声音微颤,面上的表情难堪,却一字一顿的重复了一遍先前的话:“我……还是处女。”

“哦?”厉司辰将她从头到脚扫了一遍,剑眉高挑:“所以?”

他凑近了些,低沉的嗓音似乎要从她的耳朵钻进去,将她的大脑搅得生疼。

这句话几乎是将她小心翼翼端出来的自尊毫不留情的摔在地上踩踏,林堇瑜强忍下鼻头泛酸,沙哑着嗓音说道:“我说,我想……用我自己换取自由。”

闻言,厉司辰的神情变幻莫测,既觉得好笑又觉得恶心。

话落,他看了一眼角落黑暗处,那里走出来一个人将门打开后便再次离开。

林堇瑜楞楞的看着被打开的铁门,这就是困了她好几天的禁锢,在厉司辰那里显得不值一提。

她眼神复杂的扫过眼前的男人,没有了铁门的遮挡,和他面对面的站着,才发现这男人尤其的高,气场更是压得人喘不过气,她甚至逃避的侧过了头。

见她半天没有动静,那双深邃的眼眸阴了阴,“你还站着等什么?”

林堇瑜脸上闪过一抹尴尬,但她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因羞恼而微微发红的脸垂下去解衣服,她的指尖微微颤抖,在逼人的冷漠视线中,蓝色条纹的病服跌落在地。

内衣包裹着圆润优美的胸型,雪白的肌肤肤若凝脂,紧致的小腹因紧张而微微收缩着,纤细的腰盈盈一握。

厉司辰的目光从她精致的锁骨,一直下落到腰侧两边突出的腰骨,薄唇冷淡的勾起:“林小姐皮肤保养得挺好。”

冰冷的手指划过娇嫩的肌肤,语气冰凉得像在对一块肉做出最简单的评价。

林堇瑜心头莫名的升起一股恐惧,浑身都在微微颤抖,她咬了咬牙,反手伸到背后要去解内衣扣子。

“怎么不说话?”手指钳住她的下巴使她被迫和他对视,巨大的羞辱感包裹了她的全身。

她勉强挤出一句话:“我、不知道说什么,我们……快点吧。”

“快?”厉司辰松开她的下巴冷哼一声,将她推倒在木床板上。

硌人的床板让林堇瑜的眉头皱了起来,她的视线落在男人冷硬的下巴上。

男人英俊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大手却游离在她裸露的肌肤上。

厉司辰冷冷的看着她低垂的眼眸,明明是夏日,但她的身体却控制不住的颤栗,紧紧咬合的牙齿使她尖俏的下巴异常紧绷。

“你这么紧张,我没有兴致。”厉司辰突然开口。

林堇瑜的身体一僵,半晌突然吐出一句话:“抱歉,这里的环境不太好,我们能换个地方吗?”

她的眼光看着地上,从他的角度只觉得低眉顺眼。

林敬远不可能把她丢在一个精神病院就任由她自生自灭,这里一定有他的人,她不想再拖延时间,如果林敬远出现,厉司辰可以全身而退,她却不一定。

低沉的嗓音却残忍的开口:“我喜欢这里。”

林堇瑜脸色变了变,颤抖着双手去解背后的内衣扣,却试了好几次都够不到,眼泪隐忍在眼眶里却咬着唇不作声。

厉司辰不置可否,一动不动的看着她的动作,在内衣即将脱落的一瞬间,他迅速背过了身,语气厌恶:“行了。”

林堇瑜半躺在床上,望着简陋的天花板,却猛地松了口气,一滴冷汗从额头上唰的滑落,指尖依旧微颤个不停。

她以为厉司辰是又嫌这里环境不好所以不做,但起码她能够离开这里了。

“你为了出去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厉司辰冷笑一声迈步离开,语气里是毫不掩饰的不屑。

林堇瑜把衣服捡起来迅速的穿上跟上他的脚步,沉默着没说话。

两人刚走没几步,厉司辰的眼神骤然阴冷下来:“你这样穿出去是想勾引谁?”

林堇瑜先是一楞,随即顺着他的目光低下头,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太紧张把扣子扣错了一颗,露了半边胸出来。

林堇瑜无法反驳,也不想对这个男人多解释什么,只默默地把扣子重新扣好,跟在他身后走了出去。

突然,一道阴鸷的男声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我的地盘,招呼都不打就想把人带走?”

本书由桃乐文学首发,请勿转载!

目录 设置 夜间 日间 评论 收藏
A- A+